首页 贱奴黄小洁 下章
第2章 如同畜牲陽具
可是内心无论如何渴望,自己的小东西却仍然是软绵绵地萎缩着,袁晓光不恼怒,双手开始不住地蹂躏黄小洁的房。

 “呜…”黄小洁痛苦地不住哀嚎。袁晓光双手使尽了全力,把黄小洁的房捏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最后,索用绳子在部紧紧地捆绑。黄小洁的两个巨被绳子勒成了两个圆球。

 由于充血而变成了深红色,如同透的苹果。看到黄小洁痛苦的表情,袁晓光出了满意的残忍微笑。***

 地下室内看不到外面的阳光,黄小洁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监了多久。她的意识已经模糊,只是记得只要自己清醒,袁苟就要把进自己的户,袁晓光就要不住地辱骂拷打自己的每一寸肌肤。

 此时的黄小洁躺在地下室的一张地毯上,双手和双脚都被绳子牢牢地捆绑,嘴里着自己穿过的内和丝袜。她想要去死,可是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好久没有吃饭了,袁晓光每次来,只是给自己注一针营养针。随后就是不住的打。

 身上除了拷打的伤痕,就是袁苟出的已经干涸的。当黄小洁被带出地下室,已经是三天以后了,袁晓光为她请了病假。当一个星期后,黄小洁回到学校,就听到了同学和老师的祝贺。

 自己就要和袁晓光结婚了!黄小洁此时想要反悔,是不可能的。袁氏父子掌握自己的照,掌握了自己的前途,更掌握了自己的名誉…三个月后,黄小洁和袁晓光结婚了,此时的黄小洁,已经发现自己怀孕了,自然是袁苟的孽种。婚礼之前,袁苟向自己的未来儿媳承诺,一定给她一个好前程。

 这也是黄小洁唯一可以安慰的了,婚礼当天,黄小洁穿上了雪白的婚纱,但是在公公的要求下,婚纱的长裙下面,却不可以穿内,只是穿了一双白色的长筒丝袜和白色的高跟鞋。

 距离结婚典礼还有一个小时,在酒店的休息室,黄小洁坐在梳妆台前补妆。这是袁苟溜了进来。“爸,你怎么来了,不是要招呼宾客吗?”黄小洁看到公公,就意识到了不安。

 “小洁,爸不是怕你寂寞吗?特地过来陪你的…”老东西话没说完,就把黄小洁拉了起来,被丝质手套包裹的手,让袁苟心澎湃,不由地狠狠亲了一口。“啊…爸…你干什么…”黄小洁不由地几乎。袁苟居然钻进了自己的婚纱长裙。

 袁苟钻进长裙,双手摸到了黄小洁被白色丝袜和高跟鞋包裹的小脚。父子俩一个性无能一个性旺盛,却都对女人的玉足美腿感兴趣。袁苟的头几乎触到了地板上,不住对儿媳的玉足和高跟鞋又是吻又是

 口水浸了黄小洁的白色长筒丝袜。黄小洁虽然看不多,却完全可以感受到公公在自己的裙里所作的一切,此时,她感到一条滑的东西如同蛇一般在自己的双腿内测游走,那是袁苟开始伸出舌头舐黄小洁被白色丝袜包裹的美腿。

 黄小洁想要避开,却被袁苟抓住自己的脚踝,站在原地动弹不得,不一会,黄小洁感到自己的双腿的,丝袜已经被口水完全浸透,突然,自己的小感到了硬物的触动。公公居然用手指捅自己的小

 “姐,司仪问你什么可以出去。他说再过10分钟,典礼就可以开始了。”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白色长筒袜的小女孩跑了进来,她是黄小洁的妹妹黄小倩,此时不过10岁,除了母亲黄建,她是黄小洁最亲的人了。

 “好的,我一会就出去。”黄小洁不能让妹妹知道群里有人,好在婚纱裙又厚又长,从外面看不出有个男人躲在里面。“姐,你怎么脸那么红?不舒服吗?”黄小倩问道。“没有没有,是太紧张了。”

 黄小洁不住地掩饰道。黄小倩没有说什么,跑着出去了,此时袁苟已经把手指进了黄小洁的。黄小洁扭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涌上了面颊,绯红的像成的苹果,不羞红了脸。

 她很担心,万一再有人进来,看到自己的窘态,该如何是好?要知道,黄小倩只是个小女孩,自然好骗过去。可是成年人一进来,自然会看出自己此刻发情时的俏模样。

 “爸,求求你,快出来吧。万一让人看到,就麻烦了。”黄小洁不小声哀求蹲在自己裙子里的公公。

 袁苟可不理会这些,自己奋时,是毫不廉的。他的两手指已经熟练地剥开黄小洁的,夹住了她红色的蒂,开始来回的捏。快不断地袭击自己的全身,黄小洁很快就连说话中都带着的颤抖。

 水不断地从自己的内涌出,顺着大腿下来,看得袁苟口水都了出来,突然,一阵电了自己的全身。黄小洁知道,自己高来了,果然,从自己的道内出了浓稠的,黄小洁吹了。

 袁苟立刻用手接住,贪婪地把出的用舌头进自己的嘴里,如同在品尝天上的美味。黄小洁双腿发软,只能用手按住桌子来撑住自己的身体。袁苟满意地从儿媳的裙底爬出来。

 嘴角还留着儿媳小出的。看到儿媳虚弱地站着,他倒是温柔地把儿媳抱在自己的怀里,不过没有把她抱向沙发去休息,而是抱着她让她坐到了桌子上。

 袁苟搬来椅子,坐在黄小洁的对面,掀起她白色的婚纱长裙,下了她双脚的白色高跟鞋,笑着说道:“好儿媳,刚才我让你了,现在你也该伺候伺候公公,让我也了吧?”

 黄小洁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见袁苟拉开了自己的子拉链,这个老狼居然连内都没有穿,直接拔出了自己那膨多时的

 袁苟抓住黄小洁被白色长筒丝袜包裹的双脚,用她的双脚夹住了自己的,来回摩擦,还不时地并拢她的丝袜双脚上下运动,如同的活运动一般。

 黄小洁羞红了脸,没有想到公公会用自己的玉足来做工具使用。过了几分钟,袁苟也坚持不住,出了大量的。粘稠腥臭的全部在了黄小洁被丝袜包裹的双腿上。袁苟饶有兴致地如同水泥匠一般。

 把自己的在儿媳的丝袜美腿上涂抹均匀。眼看还要,袁苟竟拿起了黄小洁的白色高跟鞋,把进了高跟鞋里。

 实在是太多,居然积了两只高跟鞋。典礼就要开始了,袁苟放开了黄小洁,整理好衣服走了出去。黄小洁此时也不能找到替换的高跟鞋,不得不把这双积了袁苟的高跟鞋穿在自己的脚上。

 丝袜玉足很快就被浸透。典礼正是开始,在婚礼进行曲的节奏下,袁晓光和黄小洁缓步走入礼堂。黄小洁头戴白纱,外人无法看到她尴尬的表情。下体赤没有内,白色的长筒丝袜上布了公公的

 而自己双脚,如同浸泡在公公的中一般,高跟鞋内的,减小了丝袜玉足与鞋底的摩擦力,使得走起路来滑滑的,黄小洁多次走不稳差点跌倒出丑。

 好在音乐节奏慢,可以让自己缓慢地行走。看到公公满意地目光,尤其是冲着自己神秘的微笑,黄小洁不心里发。恐怖的奴生活,如今才刚刚开始。***

 婚礼完成了,黄小洁疲惫地坐在自己的新房中。以后就要和公公一起生活了,想到袁晓光的变态,想到袁苟的,黄小洁后悔不已“好儿媳,等急了吧,公公这就来和你房!”袁苟醉醺醺地走了进来。

 黄小洁心里明白,无能的丈夫肯定不会和自己房,公公进来是再正常不过的。可她还是不由得推:“爸,现在我有了身孕,不能行房。等我生了孩子在干吧。”

 袁苟却没有答应:“才两个月的身孕,怕什么。再说,和公公做做运动,对胎儿更有好处。让公公抱个胖孙子喽。”说着,肥胖的袁苟就爬上了房的新

 黄小洁只得下了自己的衣服,只留着的连丝袜,赤地站在公公的面前。典礼后,在酒席时,黄小洁已经下了白色的婚纱,换上了中国传统的红色旗袍,脚上也换成了的连袜和红色的高跟绣花鞋,当然,没有袁苟的许可,内自然是不能穿的。

 “把你在身下,只怕伤了我的小孙子,你还是来个母狗爬地势吧。”黄小洁被袁苟了多时。

 虽然只有16岁,却是对爱姿势样样精通了,听了公公的命令,黄小洁立刻爬上大,向母狗一般四肢贴地,翘起股作出了狗爬的姿势。

 “嗯,不错。有了身孕,这都丰了许多,不过要保持身材啊,不然股上有了赘起来就不了!”

 袁苟跪在黄小洁的身后,拍了拍黄小洁丰丝美,不满意地说道。呲啦…袁苟撕开了袜的袜裆,出了黄小洁肥厚的户。

 “真是不错啊,被我了几个月,还能这么紧。果然是尤物,一碰就淌水了…”袁苟嘴里不住地说着,自己的巴已经狠狠地进了儿媳的小

 “嗯…”伴随着袁苟的,黄小洁不住地呻。公公的那实在是大,如同畜牲的具的一般,进自己的道虽然有说不住的快,也有受不了的疼痛。黄小洁很快就疼出了一身冷汗。  M.iDMxS.cOm
上章 贱奴黄小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