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贱奴黄小洁 下章
第3章 从岁开始
袁苟索把自己肥大的身躯到了黄小洁单薄的身体上,双手抓住了黄小洁丰的35D巨,肆意地玩。袁苟越奋,不由地加大了力度,使得儿媳不住地求饶。

 可是黄小洁娇媚的求饶声,没有起袁苟的怜悯之心,反而起到了伟哥的作用,让袁苟干得更加带劲。的幅度和频率不断加大,就连意大利进口的双人大也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如同在为袁苟助威一般。

 也许是酒喝得太多,袁苟的控制力减弱,不过5分钟,一股便进了儿媳的道。黄小洁感受到一股软直冲进自己的子深处,羞之余反倒是有了一丝的轻松。公公这么快就了,是不是今天的房事就此完毕,那我就可以早点休息了。

 可惜,黄小洁的美好愿望落空了,袁苟虽然过早的,可是在酒的作用下,倒是让自己的恢复力提高了,在黄小洁的道内还没有缩到一半,在黄小洁的巨下,居然再一次绷直!

 黄小洁皱了皱眉头,暗叫不好。果然,袁苟此时又直了,开始了新一轮的活运动,如此往复,黄小洁都记不清,袁苟在自己的道内开了多少炮了,当袁苟拔出自己的是,白的从黄小洁的道内不断出,顺着大腿,沾了自己的连袜…***

 回想起自己的新婚之夜,被公公肆意蹂躏的场景,黄小洁不羞辱万分,可自己的却身不由己地淌起了水。门开了,袁晓光走了进来:“小洁,穿上衣服,该回家了。”那个妇科医生也跟着走了进来。

 看着赤的黄小洁穿上自己的衣服,贪婪地说:“嫂子的身材可真是极品啊,尤其是下体,是我见过的最精美的户了。”听到别的男人和丈夫如此品评自己的器官,黄小洁羞愧的要死。

 只得加快了穿衣速度,只求赶快离开这里。“下个月还要过来麻烦你,到时候让你继续看就是。”袁晓光笑着说,似乎毫不在意自己的老婆被人羞辱。出了这间妇科诊所,袁晓光却冷冷地说道:“刚才被那医生夸的开心吧,货!”

 “没有,真的没有…”黄小洁话还没说完,就被袁晓光狠狠地打了一巴掌:“还敢顶嘴!罚你走路回家,要是敢坐车,回去还有你好受的!”

 袁晓光开着自己的银色宝莱扬长而去,留下黄小洁站在路边,立刻,路上的行人,尤其是男士,都想黄小洁投来了的目光。

 走路回家,也许不是大的惩罚,但是大家要看看黄小洁此时的穿着,已经31岁的黄小洁,保养的极好,看起来如同二十五六一般,长长的黑发烫成了波,一直垂到际。

 身材更是魔鬼,35D的双,在生孩子母之后,已经发展成37D的拔豪,而几天,袁晓光为她选的衣服,更是让她的身材展现无疑。上身是大红色半透明无袖衫。

 而下身是一条黑色半透明丝袜材质的五分打底长只是到膝盖上方。雪白的双腿暴出来,的小脚上穿着白色的细高跟系带凉鞋。无袖衫本身就是脐设计,而内衣内都没有穿。

 此时的黄小洁和赤身体没什么两样,只是头半隐在红色的半透明布料中,而户在打底下也是若隐若现,如今的黄小洁已经被剃光了,肥厚的,更是在打底下显出了美丽的轮廓,如此暴的穿着,反到是比赤更加的

 走在大街上,黄小洁不得不低着,找到一家眼镜店,立刻买了一副太阳镜戴上。店员都不奇怪地看着她,认为是一个有癖的怪女人。

 而随着黄小洁进店,眼镜店反而里外都挤了眼睛吃冰淇凌的男人!黄小洁不得不低着头,快步走在街上,尽量回避路人贪婪的目光,随着步伐的加快,没有罩束缚的巨,反而上下快的跳动,如同两个快乐的蛋在跳舞。

 本来方向相反的路人,都不由的改了方向,和半的黄小洁走到了一起。“小姐,多少钱一晚,我出双倍…”“小妞,打炮吗,哥哥的可硬着呢…”

 “货,没人很寂寞吗…”“姐姐,让我看看你的下体可以吗…”各式各样的男人围到了黄小洁的身旁,很多人都在试探着和她做的可能。

 黄小洁面红耳赤,嘴里羞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加快脚步,试图是摆他们的纠,可是,围观的男人越来越多,慢慢地围成了一个大圆圈,使得黄小洁连出路都找不到。“喂,干什么呢,有什么好看的!”

 随着警笛声,一个男人大喝道。看到巡逻的警察来了,所有大胆小的男人立刻散开,不过大家都没舍得离开,远远地看着“女士,您…”那个骑摩托的警察,看到半透明打扮的黄小洁也羞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我,我要回家的…”黄小洁不好意思地说道。“那,那我送你回去吧。”警察尽量低头不去看黄小洁若隐若现的头。

 可是一低头,又看到黑色打底下暴户。警察不无所适从。“不,不行…我必须走着回去。”黄小洁不好意思说出这是老公的吩咐,只得继续向前走去。警察担心路上的男人继续扰黄小洁,索推着摩托,慢慢地跟在她的身后。

 年轻的警察不由自主的把目光定在了黄小洁丰的翘上,不由得面红耳赤,却又舍不得转移目光。

 走到了公寓的大门口,黄小洁向热心的警察表示感谢:“一路上真是多亏您了,请问您的姓名,我会向您上级表示感谢的。”年轻警察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这…这没什么。我…我叫周广田,喊我小周就可以了。”

 ***黄小洁道谢后,看门进了三层小楼。如今祖孙三代,一大家子人都住在一起,但是房子大,倒也不觉得拥挤。客厅里,袁晓光正在看着电视,袁苟出去还没回来。看到黄小洁,袁晓光冷冷地问道:“刚才和谁说话呢?”

 看到袁晓光生气,黄小洁马上跪在地上,向女奴一般恭恭敬敬地答道:“会主人的话,刚才和我说话的是个警察。路上我被人围着,是他帮我解围,并送我回来的。”

 “让你自己走路回来,你个货居然还敢找人帮忙?”袁晓光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不,不是的,是他自愿的,我推不掉,而且我是自己走回来的,没有坐他的车…”啪…啪…两声清脆的巴掌声,黄小洁不敢再争辩,捂着脸哭着说:“小洁知道错了,求主人饶恕小洁…”

 “既然错了,还想让我饶恕你?今天刚为你定做了刑具,让你好好舒服舒服,站起来,把衣服了。”

 袁晓光说着进了里屋,似乎是要办什么东西过来。黄小洁不敢反抗,下了自己的衣服,赤地站在客厅。袁晓光推进了一个金黄的木马,马头做得栩栩如生,四条腿下安装了轮子,可以来回推动。

 黄小洁看到马身时,不惊出一身冷汗,黄的组合板将马身做成了三角形的横截面,尖尖的一边朝上。袁晓光拿出绳子把黄小洁的双手拧到身后捆绑起来,绳子更是绕道黄小洁的身前,紧紧地捆绑了她的巨

 捆绑好了上身,袁晓光把黄小洁抱上了木马,尖尖的马背立刻勒进了黄小洁的户和门。黄小洁不由地夹紧了双腿,可是自己的下身还是紧紧地贴在了尖锐的马背上,痛苦和快不住地袭击自己的全身。

 为了不让黄小洁动双腿,袁晓光用绳子将她的双腿分别捆绑在木马的两条后腿上,这样黄小洁只能在木马上不住的扭动和呻了,看着自己的艺术品完成,袁晓光终于出了笑容,回到沙发上。

 看着自己的老婆无助的呻挣扎。不动下体会有刺,挣扎起来也会有剧烈的刺,黄小洁不由地娇躯颤抖,感到无所适从!“求求你,主人,让我下来吧,小洁知错了!”黄小洁不住的哀求。

 “真是吵人,我都看不了电视了!”袁晓光一生气,在黄小洁的嘴上套上了一个红色的口球,这样黄小洁只能发出呜的叫声,口水从嘴角不断的出。

 “爸,我回来了。”一个少年的声音后面,一个健壮黝黑的少年走进客厅。这是袁伟,袁晓光的儿子,确切地说,是袁苟和黄小洁生下的孽种。如今黄小洁已经31岁,而他的儿子,也已经15岁。令老头子满意的是,袁伟没有向袁晓光那样的痿,反而是长出了被袁苟更加雄壮的具,虽然只有15岁。

 可是具已经发育的像个成人一般,不但是生理,心理上袁伟也非常健康,从小便知道如何玩女星,而从12岁开始,便知道如何和女人做了。

 “爸,是新刑具啊。”袁伟把书包一扔,直接跑向木马上的妈妈。相反,黄小洁没有丝毫高兴,看到儿子走过来,反而出了恐惧的神情。

 “爸,这个东西有危险吗。把妈妈的怀了我可不答应,我都三天没干妈妈的菊花门了…”说着袁伟就把手伸向了黄小洁迫的眼,开始不断地爱抚母亲的翘

 “呜…”黄小洁不住地呻哀求,希望儿子把她放下来。“放心吧,这个东西我研究过,保证伤不到你妈妈的。

 快去洗个澡,一会等你爷爷回来,就可以开饭了。”袁晓光头都没有回,继续盯着电视机。袁伟上楼后,留下了孤零零坐在木马上的黄小洁。31岁的少妇在离中,思绪回到了2年前。  m.iDmxS.com
上章 贱奴黄小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