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妾宠(H) 下章
第12章 再次婖舐喉结
 大郎感觉自己被她施了妖术,竟然心思波动,这时,房门推开,一位身穿粉纱衣的绝女子缓缓向他走来,因是刚刚出浴,如墨般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眼波转,柔情绰态,面带甜美笑容,娇声道:“官人,媚娘想你了。”

 大郎慌忙坐起身,媚娘大胆地侧坐在他的腿上,双手穿过他的两臂围抱住身,头贴在他的侧颈,微微后倾,仰面望他:“官人,今夜媚娘和你在一起可好?”

 大郎自然的将一臂从后伸过,环住她的,另一只手动作温柔的握住她的下巴,媚娘人的红吐出的气息落在他的脸上,大郎目光停顿。

 就是这张精致的小脸勾着他的魂,情念染上双眸,低头敷上极尽绵的索吻。舌头灵活的舐她的和舌,颇有点惩罚的意味,有点猛烈,有点急躁。媚娘也热烈的回应着。两人的舌不断地,推吻。

 大郎那只手大力道的捏着高耸的,抵着她的火热逐渐在变化,媚娘扭动娇竟有节奏的磨蹭他的隆起,这个人的动作,起了他翻腾的浴火,双手抱起翻身将她在身下。

 媚娘被滋润过得红微张着轻轻息,嘤咛一声:“官人,还要。”这真是一个妖,他快速的将她衣裙剥掉,柔若无骨,滑若凝脂的玉体呈现眼前,大郎跪在她两腿之间,一只手把玩着丰,一只手来到那柔的花珠处拨着。媚娘显然动了情,花已经泛滥,情不自的发出嗯的哦声。

 “小妖,就这么想要?嗯?”大郎的已经跃跃试,可他强忍着贯穿她的念头,声音低哑的逗着她:“要什么,媚娘?”“要爷…爷…”媚娘娇滴滴的声音逐渐在变化,越听越,浑…厚。

 ***张德豪的喊叫声和啪啪拍门声,大郎缓缓醒来。看着周围景物,原来是一场虚幻的梦境,脑子里想着方才被打断的梦,心底竟有几分遗憾。

 晏城靠海,是盐商的主要易地,他们赶到时已是晌午,先找了一间客栈,吃了午饭,安顿好媚娘,大郎就带着张德出去了。天色渐黑,媚娘和夏被接到了。一个不大的四合院,房子规整,家具齐全,就是偏远点。

 听张德说,这间房屋是当地朋友帮忙找到的,大郎很是满意,暂时了一个月的房租。夏把主屋收拾好,擦拭了家具和地,铺上他们带的被褥。媚娘也没闲着。

 忙着放好衣物用品,张德在厨房生火烧水。今晚好友为大郎接风,晚饭也就他们三人,中午剩有几个包子,打算凑合一下。待整理的差不多,吃了晚饭,已是一个时辰以后。

 媚娘在净房里洗了洗,换了贴身的衣物便上躺下,毫无睡意的她,环视这间陌生又整洁的屋子,想像以后都会和大郎在一起,心里填喜悦和幸福。夜晚闷热,媚娘起身打开纱窗,这时外面有一些响动,接着便听到夏喊着:爷回了。

 媚娘赶紧披衣出屋接,扶着微醺的大郎走到室内,坐到上,并吩咐夏和张德都回屋休息。老友相聚必然高兴,酒水自然就多喝了几杯。

 从进屋,大郎的视线就一直停留在媚娘的身上,那目光如一潭深水波澜动,热烈而又汹涌,看的媚娘面庞涨热,手里的动作越发不自然。

 喂他喝点水,打帕子擦脸和手,哄着他配合将外裳掉,扶他躺下。因喝酒的因由,大郎脸上泛有一层红晕,嘴里嘟囔着喊热,媚娘无奈又下他的亵衣,为了让他更舒适,拿着帕子给他擦着。大郎炙热的眼神,由她美的小脸移到。

 正在他赤前,蹭来蹭去的白小手,力道轻而柔和,拨的他心难耐,身下竟有几分抬头之势。

 媚娘手中的帕子,从他壮的膛,擦到系着亵的小腹处,漆黑浓密的出一片,抬眼再看那处已抬头,面色不浮现一抹酡红。

 方要收手,白纤细的手腕,便被大手有力的握住,另一只手抚着纤,顺势着将她侧身带入里。一张热薄敷上,辗转,硕大白儿,正被一只手深入肚兜抓捏放。

 “唔…”媚娘未曾料想,大郎突然的动作,一时有些愣住,待反应过来,放软身体,热情的回吻。

 两舌相互在一起。媚娘的回应让大郎心下更是一动,越加肆无忌惮的,取她口中的津。大郎手游移到她的处,想掉媚娘的亵

 可是打节处无法解开,方想收回,却被一只小手敷上,与之五指相扣。媚娘抬身将大郎在她的身下,离开,支肘与他对望,眼前的大郎双眼深邃幽暗,喉结处上下滚动。

 他的另一只手抚摸按着她部,让她感受到身下壮硕是越发的火热。樱落在他的上轻吻一下,道:“官人,媚娘想让你快乐。”朝他魅惑的一笑,顺着下巴滑下,停在他的喉结处轻

 “嗯啊!”的一声闷哼从大郎口中溢出,媚娘心中窃喜,她分开两腿坐在他的处,内侧触碰到他的那,此时正顶在花上,她特意又在上面了又,花处传来的酥的感觉,让她有些难以自持,可是抬眼对上大郎渴望火的目光,心里有几分得意。

 “官人喜欢吗?”媚娘眼睑微垂,眸波离魅人,娇声问道。“媚娘,你就是小妖。”大郎口干舌燥,嗓音低沉的说。他双手抚上她的,大力的变化各种形状,听着她娇连连,让他感到热血沸腾。

 ***媚娘双手将松垮的衣裳下,大郎的一双大手正在肚兜的掩盖下,抚着她翘丰润的,媚娘难耐的发出细碎的娇,颤抖着手解开肚兜的链子,出莹白的身子。玉手解开亵节后。

 在大郎火翻腾的目光中抬身下,跪坐在他的身侧,将他的亵慢慢掉,即使二人坦诚相见很多次,媚娘面色依旧又羞又窘。刚下一点,紫黑色的立即弹跳出来。

 翘得老高,媚娘打量着它,这个壮的家伙,每次进入自己的身体,都会带给她死的快,早已情动的媚娘,处已源源不断的出花,沾她的腿间。

 媚娘下面两颗鼓鼓涨涨的子孙袋,伸手握住大硬,学着大郎教过的动作,上下动。大郎浑身一颤“嗯哼。”的舒声从口中传出,媚娘俯下身,再次舐他的喉结,听到他喉下发出咕噜之声,膛起伏加大。  m.IdmXS.coM
上章 妾宠(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