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妾宠(H) 下章
第6章 盈盈一握小腰
 在一阵狂猛送后,一种要的感觉从脊背蔓延。“…死你…”大郎面部有些扭曲,无法抑制的爆出低吼。“…爷…爷…”媚娘被撞得剧烈晃动,口中压抑的呻声越来越大,花里的内壁急剧收缩,紧紧的包裹着他的

 在大郎几下重重的顶送后,大的深深地进花壶里,对着温热的花房水,大郎感受到从脊髓里迸出快直冲头顶。

 一波波的得媚娘在喊叫中又一次达到高。微弱的烛光下,室散发着靡情的气味,起此彼伏的声渐渐平缓,大郎趴在媚娘身上,炙热的呼吸洒在媚娘脖颈处,他轻轻的亲吻着。

 脸上泛着桃红的媚娘扬起玉颈,大郎留恋亲吻一番,抬起头,又将敷上她的红,轻含

 刚刚高的媚娘轻出声,小手抚摸着大郎的后背,脚趾在大郎的小腿处,没有规律的上下滑着。

 柳轻扭,大郎埋藏在润窄小的已经渐渐苏醒,大…今夜的沉沦是为了让媚娘早怀孕,大郎在心里不断地告诫自己。

 窗外星空灿烂,人的黑夜才刚刚开始…***这一夜,烛火烧照,一对身影起起伏伏,伴随的还有娇啼叫和身体啪啪啪,以及板咯吱咯吱响动声。直至天亮鸣,方才休歇。媚娘浑身如散了架般无力,瘫在凌乱衾堆之中。

 私密处被两片花瓣保护的小,已蹂躏得鲜红微肿,上面沾白浊的水和,腿至后菊处一片漉黏腻。今晚。

 他像失去了心智,媚娘妖媚的样子,又紧又,引着他一次又一次的沉不可自拔,看着眼前昏昏睡的她和被自己鲁莽肿的小,心中升起几分内疚和怜爱。

 动身把她的身体擦洗干净,上小褥也将撤换掉,最后还体贴的拽过薄被,覆盖在她的身上。

 夏这一整夜并未睡好,隔壁间闹腾得直到前半炷香才停歇,她比媚娘小一岁,男女之事略懂一二。小姐那一波一波婉转动听的娇啼声,生为一个女人身都感觉自己,心血沸腾燥热难安。

 何况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她真心期盼小姐能得到老爷的宠爱,早给许家生个大胖小子。听着那间有一些响动。

 她起身快速整理了自己,打开房门向主屋走去。半睡半醒间,媚娘听到大郎与夏断断续续的问话“这是你们姨娘写的?”

 “她每都不出去?”他的声音很轻,媚娘很想努力的去听清二人所说的内容,奈何睡意太浓,听了两句就已昏睡过去。

 这一觉睡得很沉也很甜,快近巳时媚娘才醒,自知错过了给许氏请安的时辰,在夏服侍下穿好衣群,不敢怠慢地前往婆婆居处。今早许氏就知道了大郎昨晚安歇在苏姨娘那,心里很是欢喜满意。

 不一会儿,大郎来她这与她一起用了早饭,之后又喝了一盏茶,才去商铺。大郎这孩子重情义,是个痴儿,可是人活着不就是奔得锦绣前程和儿孙堂。

 现如今他能想开,是个好兆头,媚娘那孩子的身段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往后散枝开叶没有问题。

 姗姗来迟的媚娘强忍着臊意给许氏请了安,婆婆没有半分不喜之,脸上挂着笑意。许氏让她坐下,品茶时端详着媚娘的模样。

 现如今被情所滋润的她,星眼如波,玉颊樱,娇动姹人,举手之间出成的妩媚和韵味。媚娘是一个绝佳人,品还好,她和大郎生得孩子一定十分漂亮和聪慧。

 许氏自己越想越开心,片刻后就让她回去了,在回到宅院的路上,媚娘听着夏说起大郎早上问话。

 大郎出门前看到了书案上一摞写好的经文,伸手出几张翻阅一番,此经是祈福身体安康之文,上面的字迹秀均匀,字形端正。

 他心中虽有了答案,还是问起是否是她写的。又得知这个小媚娘,嫁过来后,除了陪娘聊天种花,多都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书写经文,他回头望了一眼朝外侧卧的媚娘。

 此时她一臂弯起枕于脸侧,云鬓散开,面色红,两瓣红微嘟,睡态卓灼。心里默默地想:安分是好事,希望是永久。将经文放置好,临出门前,叮嘱夏,让苏姨娘多睡会,不用叫起了。

 媚娘听到这里,内心有几分窃喜。昨夜他如同被情支配的困兽,不断向她索取,一夜爱差点让她魂飞魄散。事后他又温柔体恤的照顾自己,一丝丝甜蜜爬上心头,嘴角扬起甜美的笑容。

 目光不自觉地飘向正室张翠芝的院子,听说自从两年前,婆婆许氏顾虑她的身子,免了请安,可是她只要身体舒畅利必去请安从未间断。

 今个却以身体欠安为由告了假,想必身体不适是一方面,心里不适才是真的。角的笑意渐渐凝固,目中几分忧虑,之前的欢喜被酸涩取代,想到那个玉树临风,温润如玉的男子,若得知此消息,不知是怎样的感受…

 ***又是一个天,此时正是晌午,太阳火辣辣的悬挂在天空。全村最大的的街坊,商铺一家挨着一家,招牌旗号高高飘,街道两旁的小商贩吆喝叫卖声络绎不绝,川不息的行人,还有过往的车马,一片繁华喧闹的景象。

 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位身材高挑戴着白色帷帽的女子,最为突出显眼,虽然有轻纱遮面,仍隐隐约约透出娟好容颜。

 一袭素蓝的长裙,白缎带,盈盈一握的小,更衬得身段是婀娜多姿,走动之间带有几分飘逸灵动之美。今是初一,媚娘在许氏的允可下,带着夏和二位嬷嬷坐着马车,去了趟庙寺祈福烧香。

 因为自知容貌过人不可示给外男,媚娘特意戴顶长纱帷帽,穿着端庄不张扬。这座庙寺香火鼎盛,供奉的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他可以帮助人解烦恼和痛苦。

 媚娘带着虔诚的心跪拜,祈请菩萨保佑全家人安康,自己早如愿添得一丁。拜完菩萨捐了香油钱。

 她们乘坐马车从山道下来,一直沿着大兴路行到街坊,媚娘提出停下要去逛逛,听闻婆婆许氏爱吃喜莱酒楼的小笼包,她想买些带回去给她吃,顺便自己再买一些香料。  M.IdMXs.CoM
上章 妾宠(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