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妾宠(H) 下章
第4章 发出低低砷昑
 媚娘在未嫁前,曾听说过他的传闻,现在媚娘已心生爱慕,所以她不想只为大郎生孩子,她还要得到大郎的心。时下,示好是唯一可行的法子。

 正如媚娘所想,那翠芝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强做颜的样子入了大郎的眼,过往的美好一幕幕出现在眼前,让大郎心中升起有几分酸楚。大郎逃也似的出了门。他在外一整直至子时才回许宅,踏进翠芝的院子。

 ***漫长又寂静的黑夜里,近半年未在一起同的两个人,身体虽然很近,心却遥远。当年孩子没了不能再孕如同噩耗,翠芝悲恸绝,大郎何尝不是,尽管心里难受,每仍陪伴守护着她。

 在翠芝身上他有太多的不忍,也有太多的无奈,他想过纳了一房妾又如何,只是给许家传宗后代的一个人,以后生的孩子都会养在她身边叫她娘,对于他而言,多个女人的存在也不会改变什么,他只想让娘在有生之年,足她的念想。

 看到孙男娣女,全家人日子过得平淡祥和。孩子,成了翠芝的心结,起初大郎耐心劝慰,变着法子让她开心,而她渐渐地活在自己的执念中,终郁郁寡

 纳妾生子,这是无法避免的事实,当大郎每面对着翠芝悲苦的脸和不言不语,即使知道她心里有苦和痛,长时间他也会深感厌倦和麻木,在外的时间越来越长。

 那段时光中他们消磨掉了深情,也消磨掉了彼此,突然风娇水媚的一张娇面闪现在眼前,她妍姿质,软玉温香,柔弱娇啼地说“爷,媚娘只求爷的真心怜爱…”大郎心里涌起一团郁燥,这个小妾娇媚丽质热情如火,像个妖让人罢不能。

 陌生的情,让他沉浸其中不断放纵,虽隔了一夜,酣畅的快意仍让他汗直竖。上的大郎忽然感到自己又闷又热,叫人有些透不出气。

 他起身穿鞋将房里的纱窗微微打开,气闷的他总算缓解好受些,心中有些烦躁地想,昨夜的自己过于孟,许是旷了太久的原由,才会如此失态。

 他回到躺下,望着中模糊暗影里,侧卧背对他的子,这个女人温静娴雅,做事规规矩矩,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心底有悲悯与不舍。

 大郎呼出一口浊气,期盼媚娘早怀孕,最好一举得男,从此自己得了清净,不再被其所烦。天有些光亮,大郎就踏出了院子。

 白奔波着商铺的生意,晚些回来就到书房看书,直至午夜才熄灯就寝,连续几。幽静的夜晚,古老的街道上,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一辆马车正在向许宅快速前行。大郎坐在马车里闭着眼睛假寐,脑里回想着昨夜的梦,那女人在身下泫然泣,辗转承

 他一下一下的顶送,大力的撞击她的,接近疯狂地占有着身下甜蜜的,令人销魂的女人,酥麻的快传遍全身,让他想要彻底的毁掉她,这个梦境如此真实。今早起来,亵褥上竟是一大坨的

 想到此处,下腹异状,隐隐痛。大郎脸色更加暗沉,紧锁眉头,心中更加不的想,她就是个妖女,害他今被这个梦寐所困,心神不宁,脑子里都是那张面若桃花,娇美丽的脸。

 媚娘今睡得早,想着大郎还在那悔过呢,不可能来她的院子,晚上写了会经文,酉时就洗漱睡了。

 迷糊糊忽然感到身上一重,一个身体正下来,将她牢牢地固在身下,媚娘很快从梦中惊醒。

 黑色的夜,帐下只能看见模糊的身影,她吓得浑身血翻滚,心跳加快,正要喊叫,嘴巴便被堵住了。

 一个又急又凶的嘴在撕磨着她的口,她抗拒的扭动全身,头部拼命地左右晃动,要摆他的牵制,想要发声呼救,这时一个低哑的声音传入耳朵“是我…”被在身下亲吻的她。

 突然听到耳的声音,心里有些发懵,反应过来是许大郎,身体慢慢放软,认他为所为。媚娘一点点感受到大郎的望在逐渐升腾。***

 室内黑暗朦胧看不清彼此,大郎停下动作翻身摸索着来到桌前点燃火烛,跳动的烛光照亮整间屋子。回身看到媚娘桃花面,眸波转,盈盈如水,似樱红,青丝凌乱。

 原本挂在身上的肚兜也因为在刚才的挣扎链子散开,歪歪斜斜地搭盖在一个美上,另一个完全暴在空气中。两个粉的蓓蕾可爱的翘着。一对的雪随着媚娘的微起伏着。

 盈盈一握的小蛮上落下了几道浅浅手抓的红印,宽松的粉也是将匀称的小腿在外面。媚娘莹白如玉的娇躯。

 在微光黄晕的映衬下,显出万种风情的人模样,感觉到自己的下腹之处更加肿,大郎向铺走去并将衣袍快速尽,那双充望,炙热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媚娘的身上没有离开。

 大郎皮肤稍白,身材修长,明晰的肌线条让他看似很瘦却不弱,下黑漆茂盛的中,如同儿臂紫黑的的支起来,随着大郎的行走而轻微摆动。

 在他幽暗的目光下,媚娘羞臊地目睹了大郎得一丝不挂的过程,看到雄伟骇人的,一想那物进入体内与她合,身下的汁,小已经润。

 他上把媚娘的衣物全部剥光,并跪坐在她的腿间将双腿打开,大郎的一只大手轮换着罩住娇软盈盈的双,肆意的捏挤,变换各种形状,掌下的尖被磨蹭的硬。“…爷…”媚娘娇哼着。

 大郎的另一只手来到自己下,手握硕大的在媚娘的花处上下摩擦,润的花微微张开,粉的媚动着吐出更多的对准濡黏滑的口,头浅浅的顶入轻几下又退出来。

 再顶入浅退出,漫溢的被带出,向菊花骨之处,头上也沾了晶莹的爱,泛着莹莹光泽。

 “啊…爷…妾…好难受…”媚娘闭着眼睛,细细娇,发出低低的呻,此时好想让大郎的进入,填体内的空虚。

 听着媚娘动人的娇啼,大郎感觉被自己折磨的火如焚,英气的浓眉紧紧的拧着。眸底无比暗沉,将头顶开柔红润的花,用力全深深的进入。

 “…”“…”被温热紧致的包围,窄小花大的填,两人因结合的快同时发声。  m.IDmXS.cOM
上章 妾宠(H)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