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明妈妈的噩梦 下章
第五章 胡思乱想(全书完)
 住小明身下的淑珍此时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除了任由儿子,只能是扭了扭自己的股,呜地呻两声,这时的小明含着淑珍的黑丝玉足,开始用牙齿轻轻地咬着她的足趾,咬紧后再不住地摩擦,吓得淑珍直冒冷汗,生怕这个侵犯自己的男人一用力咬伤自己的美足。

 张嘴松开了淑珍的左脚,却不意味着淑珍的脚就解了,小明继续一口一口亲吻着淑珍的玉足。左右两只穿着黑色丝袜的玉足被小明按到一起,在母亲的玉足上一口一口亲着。

 亲吻美足的每一寸肌肤,一直到丝袜玉足都没口水浸,黑色的丝袜透成了透明。玩玉足的同时,小明的具也没有休息,一直保持着硬直的起状态,不入母亲成户,如何释放自己的精力?

 旺盛的精力和对女人的无穷趣,使得小明的坚硬如金箍,打桩机一般的用力冲击着妈妈的器,与母亲的合体加上疯狂的活运动,小明的身体已经得上了天!“呜…呜…”淑珍痛苦地呻着。

 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得死去活来!比起自己的老公,这个男人的精力旺盛得出奇,淑珍都不得不纳闷:“怎么这个男人和自己做可以做得那么久,竟是不眠不休地干了自己近一个钟头,不断玩自己的身体,竟是越干越有精神!”

 被冲击着做了活运动又是十几分钟,淑珍都已经意了,小明的也是硬了许久。突然间有了一股发自体内的冲动。下体都不由得搐颤抖,小明立马想起了自己手打飞机的过程,记得看了妈妈穿着丝袜回家,下高跟鞋丝玉足的样子,小明就会忍不住激动起来。

 有一次趁着妈妈出门散步,小明把妈妈刚换下来的丝袜偷进了自己的房间,套在自己的头上。

 奇妙的尼龙摩擦力在头套了一会儿儿,小明的小突然一阵冲动,接着搐了一下,出了白色的粘稠体,那是了!那一次的,还让妈妈的连丝袜沾了自己的

 小明一直记得那段难忘的经历。现在,小明又有了那种熟悉的感觉。“太了,我要了,要在妈妈的道里!”小明几乎要欢呼起来。

 可是身体已经有了反应,他本能地把妈妈淑珍的黑丝美腿架到自己的肩头,接着身体下,让自己的具完全没入折叠着身体户向上的淑珍,入妈妈的户深处,头已经开始忍不住地一阵阵地颤动。淑珍股向上被儿子着,突然具刺入了自己的深处,不再

 只是紧紧贴着自己的器。头已经可以感觉到大,还有火辣辣的感觉,淑珍也意识到,这是男人到了高的表现。

 不过自己在男人的身下,被着成了一团,还能开男人的么?黑丝袜包裹的双腿挣扎抖动了一番,无论如何也是逃不掉的!淑珍只能感受到一股股滚烫的被男人的具炮弹般发出来,进自己的体内。

 好在自己不在经期,还有节育环,可是让男人如此肆意的内,只有自己丈夫做过的事,让另一个男人做了,淑珍仿佛失去了一切,被男人剥夺了所有的贞和尊严。自己就像一个奴隶一样,被一个陌生的看不到的男人肆意地凌

 一股股的得淑珍全身如同燃烧一般灼热起来,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丢了,自己的身体完全被点燃了,连被束缚中的少妇,也忍不住要呻叫起来了!

 小明深深呼了一口气,自己像个男子汉一样真的了,还是在自己的妈妈的道里。他自豪地拔出了软下来的,被封在户里的水和混合着立刻冒了出来,如同一条白色的小溪,从淑珍的不断地涌出来。

 “妈妈分泌了好多水啊,居然在道内积攒了那么多,都要出来了!”小明不赞叹道。

 此时淑珍的也张开了小嘴,一时间无法合上。算是告一段落,完事的小明从浴室找出了淑珍白天穿过的灰色连丝袜,温柔地擦拭着淑珍的户。

 团成一团的灰色连丝袜每一次摩擦淑珍的,已经红肿起来的器都引得少妇搐一下。小明看着躺在上的妈妈,默默说道:“妈妈,辛苦了,我的生日过的好极了。

 现在用你的丝袜给你擦擦户,水和擦干净,我们还要来下一轮!”“都在我的身体里了,这个恶魔终于尽兴了吗,是不是可以放了我了?我的儿子小明呢?”淑珍心里还没有想多久,自己的身体被翻了过来。淑珍不由得呜又呻起来。

 “这个家伙不累吗,怎么还要做吗?”淑珍现在也不敢反抗了,只能是任由儿子摆自己的身体。穿着黑色连体丝袜的娇躯被分开双腿趴在上,然后枕头和叠好的被子垫在她的小腹下面,两个枕头加上一被子,把淑珍的身体搞得高高翘着股,变成了低头跪在上。

 翘起来的股从开裆黑袜中出来,白色的滚圆富有弹。小明右手摸着淑珍的股,左手抓着淑珍的左腿让她左脚抬起来,从大腿到小腿来回抚摸着,淑珍只能扭动着自己的股。

 虽然双腿没有被捆绑,却也不敢逃跑,一来自己看不到听不到,二来一有逃跑的动作,小明就会打自己的股,即使不知道是自己的儿子。

 可是一个陌生男人随意打自己股,既疼痛又羞辱,如果再有剧烈的举动,搞不好还要受伤。淑珍怕极了,只能乖乖地让小明把自己的股蹶起来,战战兢兢地等待着下一步的凌辱。果不其然,淑珍没有得到解

 小明左手抓住淑珍的左脚脚踝,拉着她的左腿,这样可以不断地抚摸妈妈的丝袜美腿,接着他的身体贴着淑珍的后背了上去,淑珍只是呜地叫着,任由儿子把具从身后再次入了自己的户,虽然还不到。

 可是自己的左腿被迫弯曲,趴着翘着股让男人从身后入自己的器,这是曾经听人说过的背后入式,在小区里也曾看到狗时就用这个姿势。

 可是,用这么样的姿势和男人,自己老公都没有享受过如此待遇,现在却要在强时使用,太羞辱了!虽然脑子里那么想,可是从背后入的快还是侵袭了淑珍的全身,她的身体也不由得愉悦得扭动搐着。

 颤抖的娇躯被打桩机一般的活完全占据!“呜…”淑珍摇晃着被黑色皮头套紧紧包裹的头,扭动着黑色连体丝袜包裹的娇躯,股被小明的具顶得一下一下的颤动,嘴里也控制不住地呜叫呻着。

 “太了!太了!妈妈的股又大又圆,还好有弹,从背后入,一次次撞击妈妈的俏股,实在是太刺了。

 老爸恐怕也没享受过这么吧?我的生日礼物太好了,就用妈妈的体来给我庆生!”太过奋,小明这次更快地了。

 十分钟不到出了第一炮后居然没有一点软下来的迹象,就这么硬梆梆的,小明索继续,更加猛烈地做着活运动,把妈妈淑珍得头晕目眩几乎要昏过去,就像是在飞机上360度的盘旋一般。

 这么猛烈的,是十几年的生活所没有感受到的。淑珍几乎要疯了,自己被强居然还有了那么大的,突然,自己的下体一阵阵的酸麻,淑珍暗叫不好。

 几个小时的,自己的身体高度感,膀胱里更是积。在如此猛烈的下,下体的迫感更加强烈。

 憋了许久,在长时间的蹂躏下,道渐渐支持不住了,就在小明的第二次时,眼再也封不住,一股银色的了出来。

 小明只觉得自己的腿上有了温暖的感,低头一看,居然都是水。再看妈妈的部,一股股银色的一下下的出来!“不是吹,电脑上没有这样的,那这是什么?,妈妈失了!”

 小明瞪大了眼睛“妈妈被自己了!哈哈,有几个男人都把女人玩到小便失呢?”小明不由得自豪起来。

 第一次做,能把自己的妈妈玩到小便失,说明自己实在是太厉害了!止不住地一股股出来,单上了一大片。

 没有想到,趴在上被儿子足足了20多分钟,竟把自己搞得小便失了,淑珍心中无尽地悲哀,却只能默默地哀鸣。几分钟后,小明长长出了一口气,这次真的是尽兴了。

 自己的小弟弟实在是硬不起来了,完事后还要善后,小明不得不再次拿出了一块沾了乙醚的手巾,捂住淑珍的口鼻后,被儿子过的少妇又睡着了。

 “以后给妈妈买更好的衣服和玩具,这一套就留给妈妈作纪念吧!”想到这里,小明只是解开了淑珍捆绑双手的绳子,然后给淑珍重新穿好了黑色高跟鞋。

 看着妈妈人的娇躯,小明让淑珍在卧室地板上躺好后,隔着头套用力吻了妈妈的俏脸一下,离开了淑珍的卧室。

 “我又醒过来了,这一切都是真的吗?那个男人走了吗?”淑珍仍是眼前黑暗一片,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这时她感觉到自己的双臂能动了,赶忙活动活动双臂。

 自己的双手真的被解开了,淑珍不敢耽搁,费力地解开了自己的皮质头套和口球。再出去黑色皮质眼罩,终于能看到东西了,眼前的光明让被凌辱的少妇如获新生,看了看四周,自己就在自己的卧室,四周没有异样,只有上一片狼藉,还有味。淑珍羞红了脸。

 这一切不是梦,都是真实的,自己确实被捆绑后强了,还被强暴到小便失了!至少那个坏人已经不见了,淑珍松了一口气,接着又想到自己的儿子,会不会有危险呢?

 淑珍忍不住想冲去小明的房间,可是看看自己的身上只穿着开裆的黑色连体丝袜,脚上穿着10公分高的高跟皮鞋,嘴里的东西还没吐出来,没有办法,先换了衣服再说吧。淑珍费力地把堵在嘴里几个小时的丝袜拽了出来。

 竟是女人穿过的丝袜,淑珍有点反胃,可是此时也顾不到了,除去封耳朵的耳,淑珍把一件粉睡袍三两下套在自己的身上,跑去儿子的房间。

 儿子不在,房间很整洁,看来儿子没事,淑珍终于放心了,给儿子小心翼翼地拨了电话,小明在手机的另一头说道:“妈妈,上午起来没看到你,我以为你出门了,就自己吃了东西,去和朋友打篮球了…中午回家吃饭…别忘了我的礼物…”

 这一天过得很平静,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小明中午回家吃饭,本来还有一点心虚,看着妈妈平静的模样,小明也放心了:“虽然和我搞了几个小时,不过妈妈还是不敢声张啊!其实妈妈也玩得那么开心,怎么会声张呢?”

 晚上6点,小明家的餐桌上摆上了生日蛋糕。桌前,小明和妈妈唱起了生日歌,昨夜的一切都如同做梦一般,来去无踪。小强看着妈妈,心里不断回忆着妈妈穿着黑色连体丝袜被凌辱时的模样。

 淑珍则心里不住地嘀咕:“儿子不要知道自己被强的事情就好,就让这一切过去吧,昨夜的一切太刺了,那个男人的身体为什么老让我想起儿子的模样呢?”

 虽然在过生日,可是母子俩却都是心如麻,各自胡思想,而两人想的却是同一件事。平平安安地吃完温馨的生日蛋糕和丰盛的晚餐,小明回到自己的房间,淑珍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淑珍用了一中午把自己的卧室恢复原样,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只是,在自己的衣柜最下层,多了一个盒子。

 淑珍反锁了卧室门,打开了盒子,绳子、口球、眼罩、头套还有黑色开裆连体丝袜,这是自己被时穿戴的东西。

 少妇在镜子前光了衣服,重新穿上了连体丝袜。丝袜还没有洗,腿部被水和浸透后再干涸,结了一块又一块的白色硬斑,淑珍却不嫌脏,穿上了黑色连体丝<小明妈妈的噩梦> M.idMxS.cOM
上章 小明妈妈的噩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