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明妈妈的噩梦 下章
第三章
 小明听到母亲的呻,哪里会疼惜,只会产生时的快,此时再用手指玩淑珍的器,站立着的淑珍,除了呜的呻,就只能痛苦地稍微扭动一下自己的小蛮和丝袜美腿了,被迫站直的身体,根本做不到躲闪!

 淑珍心中在惊恐地胡思想时,小明架起了DV机,镜头对准了自己妈妈。淑珍绝不会想到自己被凌辱的情景将会被记录下来,而凌辱自己的是儿子小明!“我的妈妈叫做淑珍,是个很感的少妇,是每个孩子梦想得到的女人。

 今天是我的十六岁生日,淑珍妈妈将会给我一个大大的生日礼物,这将是我最难忘的日子,今天妈妈会为我完成成人礼。”

 举着DV,在被吊绑强迫着站立的人母女淑珍黑色连体丝袜包裹的娇体上来回拍摄的小明一边将母亲的丝袜美体一寸一寸拍摄下来,一边不停地说着。

 自己做着介绍。淑珍当然什么都听不见,口球下紧紧住的口中只能发出微微的呜声,黑色连体袜包裹了全身,美的娇躯在黑色连体袜的覆盖下散发着人的隐秘光泽,黑色高跟鞋穿在脚上,紧缚的淑珍只能直身体站着。

 想跑跑不掉,身体也弯不下来,只能将自己不停扭动的娇躯,一丝不漏地录制到DV中。小明看的火中烧,将DV固定在三脚架上后,迫不及待开始抚摸起自己母亲的丝袜娇躯!

 被迫直身体站立的淑珍,还穿着十公分高的高跟鞋,双腿自然要绷得直直的,富有弹的美腿被束缚后紧紧并拢在一起,在丝袜的包裹下极度的感。

 对于小明来说,自己妈妈被拘束后的美腿才是最美的。他的双手在妈妈的身体上下来回游走,惹得淑珍受刺,娇躯不住地扭动挣扎着。

 偏偏自己不知道在被儿子肆意地玩着,紧紧堵住的小嘴里除了微微的呻呜声,什么都发不出来“讨厌,不要再摸了,我的身体被这么捆绑着,站都站不稳,还要这么折磨我,我快要不行了,双腿都要麻木了。

 可自己弯下身体都不行,好痛苦啊!”淑珍已经难过的香汗淋漓,黑色连体丝袜的包裹下,身体被儿子的双手不住地抚摸,复杂的摩擦感觉,让她身体又又麻,居然来了感觉,从体内不由得发热起来,虽然看不到自己。

 但是淑珍知道,在拘束头套下的自己,脸上火热的感觉,一定是面红耳赤了!“疼,疼啊,这个魔鬼,他在干什么,他为什么老是捏我的头。真可恶,自己要被强了,可是身体来感觉了,我的头慢慢硬起来了,真是糟糕,太羞了!”

 小明将淑珍从连体丝袜出来的双一手一只握住后不住地捏,双的刺让淑珍忍不住想要呻,虽然羞

 可是当儿子捏住自己头的那一刻,妇的身体忍不住猛地一颤,捏痛的感觉让自己触电般,一下子涌遍全身的快让淑珍猛地呜呻一声。小明也不由得笑了,女人的头果然感,自己一捏,妈妈居然用力呻一声。

 虽然妈妈的嘴里入了的连丝袜,还用红色口球紧紧封住,可是明显增大的呻声,还是让小明清楚地感觉到妈妈收到快侵袭的那一刻。

 而且,小明惊异地发现,自己妈妈的头在自己的捏下,居然硬了起来,看了看自己内里已经起的小,小明惊讶地自言自语:“原来跟书上说的一样,女人在做时,有了快头是会硬的。就像我的小弟弟一样,硬邦邦的了!”

 第一次接触女人的身体,小明奋中下手也不知轻重,捏得淑珍头由正常的粉红色变成了深红色,没几下子就充血肿了起来,双被捏得涨涨的,说不出的难受,淑珍呜地呻着。

 在看不到的男人如此折腾下,身体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不要,不要再捏我的房,尤其是头,都肿了,痛得好难过…真是的,为什么被陌生男人这么凌辱,我的身体怎么了,怎么那么感,有反应了,真讨厌!”

 淑珍忸怩着身体,却不能阻止那看不到的男人继续玩自己的双痛的感觉让她火开始燃烧起来。

 她想不到自己正在被最亲爱的儿子凌辱,而更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身体,在中正不断地起来,下体止不住地开始润起来,日本的A片中,男人一只手玩女人的房,另一只手总是要开始玩女人的下体。

 刚才淑珍躺着的时候,小明已经来回抚摸几次了,此时淑珍被迫站着,小明可以近距离仔细观察女最神秘的部位了,淑珍的户上方,有着整齐的,没有过修剪,可是这个女人母的也是整齐可爱。

 虽然不算浓密,却也会散发着靡的人光泽,在的上方形成一个黑色的倒三角,与倒三角形的部相映成趣。小明看得眼睛都直了,自己妈妈的下体,在开裆的黑色连体袜暴出来。

 在黑色丝袜的反衬下更加的白皙娇。“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么,女人最宝贵的器,妈妈的下体如此的美丽。”

 当小明开始抚摸起淑珍的器时,在触摸的那一刻,淑珍忍不住刺竟本能地蹦了一下,这个举动吓了小明一下子。没想到摸一摸女人的器,女人的反应这么大!

 下体在外,淑珍一直担惊受怕,当看不到的儿子摸到自己私处时,她意识到了被强的命运,猛然间的刺让被束缚的妇忍耐不住身体剧烈地一阵颤抖,竟像跳了一下一般,妈妈的反应,对于小明来说,反而是更大的快乐。

 看到妈妈被捆绑的娇躯,穿着黑色连体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站立着扭来扭去,连股都扭得更厉害了,小明反而是更加用力地捏起淑珍的户。紧紧并拢的双腿间,两瓣大紧紧闭合在一起。

 这时小明的双手一左一右捏住两瓣,引得淑珍呜直呻,接着向外来开,成的女人有着深红色的

 这时十几年来夫生活的鉴证,被儿子拉开的户,就像张开了一张小嘴,粉的小清晰可见,而大的上方,小明看到了一粒粉的小豆。

 “这就是那几个同学带来的杂志上写的地方么,这就是蒂么?妈妈的好大呀,比他们说的要大。那些杂志上的几乎看不见,可是妈妈的有黄豆粒大小,居然还硬了,是传说中的女起么。”

 别看小明只有十六岁,处于对异趣,几年来算是博览群书,生理卫生的教材到车站的两小杂志,能找到的东西都是认真仔细阅读,淑珍认为儿子复习功课的时间,一半是复习女生理学了。

 看到起的蒂,比硬起来的头更加人。娇滴的蒂在小明的触摸下,异常的感,引得淑珍下体又酥又麻,一阵阵的触电刺,让这个妇成的身体被迫享受着更加冲动的快

 即使是凌辱,被拘束的淑珍还是产生着生理冲动,这让饥渴的少妇更加火中烧,淑珍的呻中已经隐含着叫,身体更是随着慢慢扭动起来。

 拘束在黑暗中,恐惧中的女人身体愈发的感,被小明摸了摸,捏了捏蒂,水已经止不住地往外冒!“居然真的出水了,上次在小强家看日本片,女人的户被男人搞时,汩汩地往外冒水。

 原来是真的,这就是所谓的爱吧!真是的,老妈和老爸做十几年,一定每次都是水汪汪的吗?

 妈妈的小紧的,水都那么旺盛了,可是小还紧紧闭着,手指进去都要被包住了!”按捺不住的小明已经把手指入了淑珍的户,在道内来回刮起来“不要啊,不要啊,怎么可以这样?”

 淑珍恐惧地呜呻着,心中大声地呐喊,她感觉到男人已经把手指入了自己的,肆无忌惮地玩着自己的器。这是自己的丈夫才可以占有的秘处,此时自己被迫站立着。

 用屈辱的拘束方式来感受男人对于自己器的侵袭,羞、恐惧,还有那抑制不住的快,淑珍别玩的几乎疯狂。

 水越来越多,溢出后顺着淑珍的大腿部向下,沾到黑色的连体丝袜上面,一条亮晶晶的细线从户下方继续向下顺着紧紧并拢的大腿在淑珍的丝袜上透。

 小明忍不住要用DV对着淑珍的器拍上一段,把这水无地向下的场景拍下来。“妈妈的水好多啊,冒起来像一样,一定要拍下来,留作纪念,希望以后自己玩的每一个女人都有妈妈这么器!”一边拍着,一边还要忍不住地自言自语。

 觉得自己的脖子一松,淑珍感觉自己项圈的铁链解开了,接着自己被对方拦扛上了肩头。自己的小腹被男人结实的肩头顶着,还能感觉到对方的身体有一点点稚,淑珍意识到不妙,自己的身体被男人扛了起来,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淑珍虽然被拨得火中烧,水还在继续着。

 可意识到就要遭受强,她还是忍不住地挣扎起来,但是手脚都还被绑着,如何逃脱,只是身体在自己儿子的肩头动来动去,呜地呻着。

 美体在自己儿子的身体上就像是扭来扭去的虫,黑色连丝袜包裹的体摩擦着小明赤的肩膀,引得自己的儿子心澎湃。

 “妈妈一定是忍不住了,被挑逗得想要做了吧,扭得那么厉害,立刻就要足你了!”小明笑着自语道,还忍不住学着日本动作片里的情节,用力在淑珍出来的股上拍了两巴掌。  M.iDMxS.cOM
上章 小明妈妈的噩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