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羔羊教师杨晓蓉 下章
第7章 一切都怀疑
 “是啊是啊,很少见到如此肆无忌惮吹捧自己老婆的,你可真是模范丈夫。晓蓉跟着你可真是幸福啊!

 “江楠嘴里说着。可是心里却不住冷笑。现在晓蓉和我在一起,不是更加福!想到得意处,江楠把玩着杨晓蓉的左脚,不在她的左脚脚心处亲了一口。

 江楠和方伟的对话,被封住耳朵的杨晓蓉听不到,她更想不到,但是,自己的下体解放后,双脚被人玩,动不得的女教师却是感受的一丝不漏。

 杨晓蓉的双腿同样动不了,她只感觉到自己的右脚被夹住了,细细一感觉就发现是一双腿,还是大腿处夹住了自己丝袜包裹的右脚。是那个男人,居然双腿夹住了自己的右脚!

 而且,自己的足心还贴着一个热热的不软不硬的东西,感觉上很熟悉。杨晓蓉立刻羞红了脸!那是男人的生殖器!

 一,居然紧紧贴住了自己的足心!杨晓蓉本能地感到厌恶,想要回自己的右脚,当然,这肯定行不通!女教师此时哪里能动做!那个可怕的男人,居然还抓住了自己的左脚,抬了起来!

 他想要干什么,杨晓蓉心里一阵恐惧,不一会她就感觉的嘴贴到了自己的左脚足心。隔着丝袜,那个男人居然亲自己的足心!恐惧、羞、瘙,居然还有莫名的快,杨晓蓉被这种复杂的感觉刺了。

 她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感受!“对了,和你聊了半天,我想问你的,晓蓉去哪里了?我打她电话,没人接。”闲聊了半天,方伟才问你自己的老婆。江楠心里不偷乐,我倒是知道你老婆去了哪里,可是若是我说晓蓉和我在一起,正在让我玩丝袜足,方伟不把肺气炸了才怪。

 杨晓蓉的左脚离自己如此的近,使得丝袜的布料上纵横错的细密丝线都看得一清二楚。

 女人特有的足香、杨晓蓉自身的体香混合着汗味及其丝袜的尼龙味道,混合的香气不断被江楠进自己的鼻孔,说不出的惬意。

 江楠亲了亲丝袜包裹下的,杨晓蓉可爱的小脚趾,开始编起来:“晓蓉啊,刚才还看见她了,我会办公室拿东西时,她还在办公室备课。

 现在我离开了,就不清楚她在哪里了,应该还在办公室吧?今天是周末,不好说她会去哪里,怎么,老婆不在身边就开始不放心了?”“什么啊,我很信任自己的老婆的。被你一说,什么都变味了!只是刚才打电话没人接,才来问问你的。”

 方伟赶紧解释,生怕自己的老朋友怀疑自己对子的信任。“我可以理解,老婆漂亮,自然受人,自己多少会有点担心,这是正常的!”“得了吧,说的自己跟圣人一样,马晓玲也是大美女一个,我就不信你会不担心自己老婆?”

 方伟反而问到了江楠。江楠先是用舌尖触动完几下杨晓蓉那感的脚后跟,才漫不经心地说:“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当然要留在身边好好看着,就像自家的稀世珍宝一样,我的晓玲就是我的翡翠凤凰,我不是把她放在自己身边守护着的?”“哦,原来如此,让自己老婆在自己的学校当校医,居然是你小子的阴谋,没看出你是那么个小心眼的男人!”

 方伟自然知道江楠是和自己胡扯开玩笑,但不揭穿,而是和他一起胡吹,和自己的好朋友一聊天,话题一转,方伟个马大哈又忘记问自己的老婆小蓉了。

 江楠聊得开心,换了个方式,将自己的座椅往前一滑,和杨晓蓉的距离更近一步,将她的左腿架到了自己的肩头,这样江楠可以轻松地抚摸杨晓蓉的美腿,脑袋侧一下就可以亲密接触女教师的美腿了!

 杨晓蓉的右脚还是夹在江楠的两腿之间,不过随着距离的推进,原本已经弯曲的右腿弯曲得更狠,膝盖更高地顶了起来,自己的脖子紧紧贴着杨晓蓉的左腿,自己的左手用力抚摸着杨晓蓉的右膝。

 面前的女教师仍像睡一般安逸地躺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江楠看着面前的美丽体,继续和方伟聊天:“我毫不否认,我是小家子气,很在乎自己的老婆。

 所以我要天天看到自己的老婆。经常和自己的老婆做,用自己的身体征服并守护自己的爱人。不像你这个家伙,说出差就出差,还要好几个月。把个潘金莲一样感的老婆扔在家里不管不问。

 突然找不到了还要靠我这个老朋友帮忙找。我很鄙视你!”说到这里,江楠一阵得意,我现在不就是帮着老朋友看着他的老婆,小蓉就在我身边,让我随意玩,保证不会让方伟这如花似玉的老婆和别的男人搞!

 “你小子也是教语文的,怎么比喻都是那么不健康的。我老婆虽然如同潘金莲一般感,但我坚信小蓉是个传统的美人,可没有金莲那么放。”

 “,都说金莲了,你不是在北京搞了另一个金莲吧!”“我对小蓉的忠诚可鉴月,就是相隔千里也是忠心不二!”

 方伟戏的话却说的口气一本正经。江楠不笑了:“你家小蓉是垂帘听政了,还要你小子天天表忠心啊!”“你个坏家伙,和你一聊又扯远了,我联系不上小蓉,你帮我找找她。让你一说又不是跑题到哪里了!”方伟好不容易才想起正事。

 “兄弟,恐怕不行啊,我和晓玲说好的,一会有活动的。你晚点在打电话联系晓蓉吧,我可以以人格担保,你的晓蓉现在平安无事,健健康康,快快乐乐!”说到这里,江楠不双腿夹紧了杨晓蓉那丝丝袜包裹的右脚,硬直的更加紧贴住晓蓉的足心,近乎的快从下体涌向全身。

 江楠不得意,有我在,晓蓉这美人儿当然是快乐无比。方伟不叹了一口气:“唉,多少年了,你还是那重轻友的德行,我只能自己可怜巴巴地自己找我的晓蓉了。”

 “这就对了嘛,你找你的晓蓉,我去玩我的晓玲。大家各自找各自的快乐,当然,你在北京,如果耐不住寂寞,心无法抑制,找了小翠小花什么的,你放心,我是你的好兄弟,死都不会说出来的!”

 “去你小子的,老把我往沟里带。就聊到这吧,估计晓蓉现在正在忙,所以关了手机。晚点我再打电话吧,下次再聊,再见。”“再见!”江楠如释重负,挂上了手机。

 心里仍在得意的笑,晓蓉现在当然在我,在我的办公桌上,现在的晓蓉可以幸福的上了天!放下手机,江楠舒服地坐在皮椅上,将杨晓蓉的双腿架到自己的肩膀上,紧紧贴住自己的面颊,让女教师丝袜包裹的美腿于自己的脸颊舒舒服服地摩擦。

 一番摩挲玩后,江楠痛快地呼出一口气,左手抓住杨晓蓉的左脚,右手抓住杨晓蓉的右脚,让女教师丝包裹的玉足左右贴在自己的脸颊上,继续痛快舒服地摩挲。

 这一次,杨晓蓉,我不得不给你用点药,让你躺在我的桌子,要我抱着你的丝袜美腿来为我服务。下一次,就在不久的将来,我要让你,让你自己心甘情愿,心快乐地伸出自己的丝袜脚,来为我的身体服务,为我的舌头服务,为我的服务。

 我保证让你飞上天…看到天色已晚,江南恋恋不舍地放下了杨晓蓉的丝玉足,在女教师丝袜包裹的户上用力亲吻一口后,江楠为女教师解开束缚,重新穿好衣服,将杨晓蓉抱回到自己的办公座位…

 ***杨晓蓉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下来。黑暗的办公室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趴在办公桌前,头枕着双臂睡着。

 醒来的杨晓蓉在黑暗中不感到害怕,想要站起来去开灯,睡得太久,自己的全身酸痛麻痹,竟然不能动,脑子也昏昏沉沉的。药的药力刚过去,人自然会感到疲惫头脑发蒙,不过杨晓蓉不知道自己被下药。

 只是以为自己睡得太久而已,不过对于自己为什么会睡着,杨晓蓉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好不容易手脚回复些知觉,杨晓蓉疲惫地站了起来,开了办公室的灯后,才发现,现在已经是7点半了!自己居然睡了好几个小时,太不可思议了。

 居然连吃晚饭的时间都错过了,杨晓蓉感到不可思议,拍了拍发昏的头,杨晓蓉简单收拾了一下办公桌,离开了办公室。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杨晓蓉感到双腿出奇的累,好像进行过长跑一样,这时杨晓蓉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双腿。

 自己穿着黑色西装长,长里还有红色的塑身美体,黑色三角,还有的连丝袜。

 想到自己的双腿,杨晓蓉开始感觉到不对劲。她不蹲下,摸了摸自己在高跟鞋外的脚面。脚上的丝袜看起来和摸起来都是自己穿的款式,可是感觉,杨晓蓉无法解释清楚,只是丝袜与自己亲密接触后的感觉,有点不同。

 难道,自己穿的不是原先穿着的丝袜?杨晓蓉并不知道,江楠在为她重新穿衣服时,用自己带来的袜换下了杨晓蓉原来穿着的袜。江楠相信,这两双丝袜的品牌、款式、质地都完全一样,换过后杨晓蓉不会发现。

 不过女人对于贴身丝袜的特有感觉还是让杨晓蓉感到了异样,不过一切都只是怀疑,杨晓蓉本身还疲惫不堪,她也就不再琢磨丝袜的问题了。

 不再想丝袜的问题,杨晓蓉却感到了自己下体的异样。自己的下体紧紧贴着黑色的三角内,有种黏黏滑滑的感觉。身为女人的杨晓蓉立刻脸红起来,她明白,那是自己下体分泌物粘在内上的感觉。  M.idMxS.cOM
上章 羔羊教师杨晓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