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羔羊教师杨晓蓉 下章
第6章 能扒了皮
 尤其是自己的美腿,是杨晓蓉的骄傲。连袜,尤其是高档的丝袜,有修塑腿形的作用,所以杨晓蓉坚持每天穿袜,保持自己的腿形。自从马晓玲送给日本出产的美体塑身后,让美腿更加修长,让美更加上翘的塑就成了杨晓蓉的最爱。

 今天也穿着美体塑身也就不奇怪了,而且,杨晓蓉还在那网站上订购了多款塑身内衣。被下了长,接着被摸过房的双手不断抚摸自己的丝袜美腿。杨晓蓉想要大叫,可是自己的嘴被迫大张,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一双热的嘴开始亲吻自己的膝盖,一点一点的亲吻,左腿右腿错着亲吻,沿着膝盖向上亲吻。

 这个变态,为什么要亲我的美腿,不要,不要啊,停下来啊!杨晓蓉心里的呐喊,江楠自然听不到,他贪婪的亲吻着杨晓蓉丝袜美腿的每一块肌肤,一下一下地亲吻杨晓蓉的每一寸

 红色的美体塑身的连丝袜,黑色的三角内,三重阻隔下的器,成了亲吻美腿中的焦点。

 江楠的嘴沿着杨晓蓉的大腿向上,很快就到了女教师的下体。用力一,少妇特有的感气息涌进自己的鼻腔。江楠心中不住地赞叹,不隔着三重阻隔,和杨晓蓉的户来了一个神情地吻!

 杨晓蓉感到下体的一阵搐,一股莫名的快,随着自己的器一吻,冲击全身。这个家伙,居然,居然亲我那里!杨晓蓉感到羞辱,可是更加羞辱的事情接踵而来!红色的美体塑身掉了。

 丝袜被掉了,黑色的三角内也被掉了!杨晓蓉想要夹紧自己双腿,遮挡出来的器,当然,自己的双腿动弹不得,站在自己双腿之间的江楠,也不会让自己的双腿并拢一丝一毫。浓密的下,隐藏着粉红色的,那是人的器。这是江楠梦寐以求的户,拨开

 看着女教师出来的器,江楠心澎湃。多年来,从学生时代就幻想着的美丽的器,今天终于看到了!拨了一番杨晓蓉的户,当水慢慢出时,江楠却住手了:“呵呵,的女人,水那么丰富啊,不过,今天,不是做的时候。

 按照计划,还没到你的时候!”后面更精彩呢!江楠神秘地笑了起来,脸上充了猥亵。他拿起了杨晓蓉腿上下来的袜…

 ***杨晓蓉松了一口气。自己的户被手指划动拨出了水,这是自己无法阻挡的。她一阵无助的悲哀,难道自己要被强了,不过眼下这种情形,自己被,说起来更加合适。

 不过,玩自己生殖器的行为停止了,而且,自己的双腿重新穿上了丝袜。他停止了?想到这里时,杨晓蓉竟突然感到一丝不足。一切结束了?他要帮我穿好衣服?他已经给我穿好了连袜…不对啊!杨晓蓉突然想起来,刚才自己心里慌乱没有发现,现在她才感觉到,自己的双腿重新穿上了袜,却没有穿上内啊!江楠的双手伸入杨晓蓉丝袜包裹的下,抬起了她的翘,鼻子凑近了杨晓蓉的下体。的冲动下,江楠的鼻子隔着袜裆部,紧贴在了杨晓蓉的上!

 水的大量分泌,已经让袜裆部透,鼻子接触到滑滑的少妇器,鼻尖轻轻地在袜阻隔下来回摩擦,成少妇的香气涌进江楠的鼻子,让他不由得快活呻起来。

 “好香,好香,就是这个味道,这才是美女的味道。晓蓉的器,拥有如此的香气,果然是极品的器!方伟成功了,能够嗅到自己老婆的香气,这是你最大的成功。晓蓉的香气…方伟还是赢了…不过我也没有输,现在,晓蓉,我也可以闻到你的器香味了,我还可以做其他的事情,让你和我都幸福的事情!”江楠一边说着。

 一边继续嗅着,玩着女教师的下体。杨晓蓉自然听不到江楠说什么,可是下体被人贪婪的嗅着,鼻尖隔着丝袜摩擦自己的器,这些刺杨晓蓉躲避不得,全部都清晰地感受到。

 剧烈的刺,让杨晓蓉几乎窒息,下体的快不由自己控制,便开始弥漫全身。“不要,不要,求求你快停下了!怎么可以如此猥亵,居然闻人家这个地方,太羞了!

 太…虽然不难受,虽然有快,可是…可是…这样不可以…我到底怎么了,被人这么猥亵,居然有了反应…”

 杨晓蓉心如麻,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自己,心里无论如何想要大声叫喊,虚弱的她被口球束缚的小嘴里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更令她恐惧的就是,自己的下体居然不受自己的约束,在男人的猥亵下,有了生理反应,水更加紧密地淌出来,无法动弹的女教师突然间织着羞和恐惧,开始怀疑自己真的是个的女人了!

 “呵呵,晓蓉果然很感的很。让我嗅了嗅,就开始大量水了!很美的味道,真香!“江楠不由得赞叹,更是伸长了舌头,在袜阻隔下贪婪地舐起杨晓蓉的户,将女教师分泌的水熟练地用舌头卷进自己的嘴里,无限福地品味着。

 带有糙颗粒的舌头不断在丝袜阻隔下摩擦自己的器,下体的被更大限度的刺,杨晓蓉有了坠入地狱的感觉,自己无法挣扎,却被一个看不见听不到的恶魔,变本加厉地玩起自己的体,自己不能反抗。

 也不能挣扎,更不能…杨晓蓉只希望自己在梦中,而这个噩梦,希望尽快过去!舌头离开自己的下体了!杨晓蓉突然有了逃离的轻松的,也有了一丝莫名的失落和不足!江楠终于从杨晓蓉两腿之间抬起了头,他的舌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杨晓蓉的器。

 按照计划,今天还不是玩杨晓蓉器官的时机,不过刚才在品尝了杨晓蓉爱后,江楠愈发地恋上了杨晓蓉的下体,使得不由自主地开始舌头挑逗起女教师的器。

 一阵手机铃声,让他不得不抬起了头,收起了舌头。“真扫兴,居然这个时候来电话…嗯?是方伟这个家伙,你小子有心灵感应啊,我一玩你老婆,你就打电话扰我!哎,先玩晓蓉的丝袜玉足了!”

 江楠小声嘟囔几句,还是接通了手机。“喂!方伟啊!你小子还在北京?”江楠一边通话,一边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不过,杨晓蓉,他可不能放过。杨晓蓉横躺在办公桌上,自己的双腿从膝盖上方10公分开始悬空在办公桌外,丝袜包裹的双腿无力的悬垂着。

 江楠则是已经下了自己的子和内出了硬梆梆的。杨晓蓉的右脚被江楠抬了起来,拉到自己的两腿之间,让脚心紧紧地贴住自己部后,双腿夹住了杨晓蓉的右脚。

 杨晓蓉的脚心与自己的亲密接触后,江楠无比地奋,一种原始的冲动油然而生,不由得愉快呻一声。方伟此时在北京,因为周末无聊,打杨晓蓉的电话没有人接,才拨通了江楠的电话。

 听到电话的那一头,江楠居然奇怪地呻,不由得问道:“江楠,你小子干嘛呢,接着电话发出那么奇怪的声音?”方伟的一问,让江楠吓了一跳,不由得夹紧了紧贴自己的杨晓蓉的丝袜玉足:“没,没什么,看A片呢!”

 “切,你小子现在都是人民教师了,还看那么低俗的东西。看就看了,居然还那么奋!”方伟和江楠大学时就是死,而且算是臭味相投,对于A片都有着强烈的兴趣,所以方伟的训斥,纯属是开玩笑而已。江楠也是毫无忌惮,对方的老婆就躺在自己的桌子上,丝袜玉足还被自己双腿夹着。

 也就不和他继续胡侃起来:“这部片子可是不错。讲的一个老师玩自己女同事的,情节很刺,现在正呢!”方伟在电话那一头立刻笑了:“切,说你你还来劲了,还给我描述剧情啊!”“估计你小子在北京会寂寞,所以给你说说剧情,让你解解渴,别干坏事!”“去你的,我可没那么饥渴。我很爱我老婆的,不会出去就搞野女人!再说,我的笔记本里特地装了几十部片子,用来打发寂寞时光!”

 “那是那是,你当然要说爱老婆,就算你搞也不能告诉我啊,要是我实话实说了怎么办?”

 江楠聊着电话,双腿夹着杨晓蓉的右脚,他空闲的右手也没闲着,抓住了杨晓蓉悬空的左脚脚踝,将杨晓蓉的丝袜包裹的左脚抬到自己的面前,细细端详。

 “去你的,你当年酒不是多够义气的人,这么多年还是老样子。幸亏我家晓蓉够信任我,不然天天和你这大灰狼在一起,早晚得学坏,落入你的狼嘴!”方伟虽然这么说。

 可是他却是绝对相信自己的老朋友。他哪里会想到,自己的好友,一边和自己通话,一边正兴致地玩自己老婆的丝袜足!

 “把我说的好没有人,你可以问问我的同事们。我对你老婆怎么样,那是无微不至的关怀,当然你可别想歪了,那都是革命同志的友谊。是纯洁高尚的友谊。

 若是你不放心,干脆让晓蓉辞职给你做家庭主妇得了!”“那可不行,晓蓉这个女人倔得很,要是不让她工作,她能扒了我的皮,当然,你们学校也会失去一位伟大的人民教师。”  M.idMxS.cOM
上章 羔羊教师杨晓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