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妖皇后珍妮佛 下章
第一章
我是珍妮佛·李,原名张力。小时候,在家乡那个小地方也算是富二代了,父母生我很晚,而且忙于工作,孤独而富足的生活可能是我变装癖的因。

 在我高中时他们因车祸意外去世了,我原本出国学习的计划被迫打断了,当时,几个平时不甚来往的亲戚都来抢财产,我也没说什么,拿着自己的那一份默默打拼。

 或许是运气,也有可能是基因中的商业头脑,几次投资都成功了,不出几年,家底基本都恢复了,然而在江湖打拼,势单力薄的我只能尽量不出风头,于是变得更加孤僻和深入简出。

 尽管如此,在几次水产品投资的时候,还是触及了当地黑社会头子的利益。他们把我设计了。

 捏造了高额的债务,可以让我倾家产。那天早上,家里的小时工和约谈的生意人都没有来。我透过家里别墅的窗户看了看四周,果然各个街区全都是他们的人。

 再过两个月,他们就能明目张胆的闯进来,但是现在他们只能在附近街区秘密监视,不让我外逃…我很清楚如果什么都不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因为我也曾经如此对待欠我钱的人。

 不一会儿,电话就打了进来“两个月,两千万,要不然只能按规矩来咯。”我想,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唯一活命的可能或许就是顺从内心的那个梦想。

 经过一番斗争…或者说是望的积累,我秘密订购了一些东西,用正常包裹的方式寄到了家中。一切准备妥当以后,我开始着手实施。首先洗了一个澡,把全身上下的全部刮干净。

 然后从一个密包装的纸袋里拿出一个钳子一样的东西,是一种兽用去势器,搭配着弹力橡胶环。

 我迫自己连续了三发…我作为正常人最后的三发,排空了卵蛋,然后拿去势器把橡胶套子紧紧地套在部。

 完毕以后我拿出一个有水龙头的大桶,往里面装了40升水,又按比例混入了大量营养剂,雌素以及安眠药,把大桶吊在了房顶。水龙头接出一个管子,上面有自动阀门,设定为三个小时打开一次,之后我给自己灌了几次肠。

 然后拿一管子慢慢推入门,用来收集不会太多的排物。管子穿过我坐着的一个被挖空的椅子上,连接着椅子下密闭的盒子。说是椅子,不如说只是能够支撑身体的架子,这是定做的,为了防止坐太长时间引起坏死。

 同样,我也给我的入导管,那种酥麻的感觉令全身肌都紧绷起来,导管也穿过坐椅的空缺,和我被束缚的卵蛋一起下垂下去,并最终通到袋,然后我把嘴张到最大,戴上了一个平时可以让入的口枷。

 不过这会是要让输送维持我这几天营养的管子进去。我把管子一直到食道里去,虽然难受,但是不会呛到也不会导致龋齿,更不会尝到那可怕的味道。

 最后,我拿皮带扣把小腿,大腿和身体轻轻铐在椅子上。一切准备就绪,我把两只手背到椅子后面,摸到拘束具,把双手进去,然后按下了提前准备好的按钮。马上的,与拉锁相连的一个机关把拉锁拉上,这个拉锁将会在50天后自动打开。

 不一会,营养开始冲刷到胃里,在安眠药的作用下,我慢慢睡去了,在这漫长的几十天里,我一半时间是半清醒的,一半时间是昏睡的。根本分不清白天和黑夜,只有营养冲刷时的感把我唤醒。一开始还能在清醒时感受到囊火辣辣的疼痛。

 但是之后基本没有了,之后应该是素的作用,我大量地出汗,时常痉挛。我尽力控制住自己,因为椅子虽然加固在地上。

 但是太大的位移还是会影响到最后的身。到了不知道第几天,我的大脑彻底紊乱了,眼前一会花一会黑,差点以为自己到了间,终于有一天我醒来的时候,手是麻木但自由的。

 我努力地回想自己计划的一切。首先解掉拘束,拔掉所有的管子,然后拿碘伏消毒部的伤口。我看到,已经坏死成黑色的囊和丸掉在地上,而自己身上的伤口很干净,没有明显的污血和感染。我还得把从身上落的这些部分处理掉。

 等我手忙脚地干完这一切,歇息了片刻,来到镜子面前,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由于去势了,雌素的作用尤为明显,全身的肌缩了一圈,皮肤却显得光滑柔软。前已经有了明显的小起伏,晕都变大了,脸部不再生有胡子。

 由于长时间折磨显得面容憔悴,反而显出一种病娇的女美,当然下还是有一条软塌塌的东西,尽管目前不太敢动,但应该很好隐藏。一看历,离还债期只有三天了。

 我赶紧把所有需要的东西都带上打包进旅行箱,由于身体脆弱,进度很慢。力气比原来小了太多,的确有一种拧瓶盖都得别人帮的感觉,由于黑老大想让我把更多的资产变卖,所以用手段动了我的账户,我只能从保险箱里尽量现钱进旅行箱。我每上下楼一次,就得上半天,等到重要物件都收拾好,已经第三天下午了。

 刻不容缓,我先洗了个澡,然后拿出柜子里的女装。先是穿了一件紧身T恤现在的部已经不需要过度垫东西不过也不需要罩。

 然后穿上长筒丝袜和短裙,并没有内…为了防止伤害我还不想在部覆盖任何东西,然后就是我多年练习的化妆技术,把自己活地变成了一个脸色苍白的美女。

 整理整理头发,已经可以做成女的短发那样。提上7厘米的哑光高跟鞋,拎上挎包,拉起旅行箱,趁着傍晚从侧门偷偷溜了出去。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特意从他们的监视点前面大摇大摆地走过,高跟鞋的声音和拉杆箱的声音吸引了每个人的注意力。

 结果没有一个人看出来这个陌生的美女就是原来的张力。我走远后直接直奔周边的一个小区县,跟那边的派出所说,我是一个变者。

 虽然我已经是成年人了可是家里人不同意我压力很大,只好跑出来自己改身份之类的,再点钱,顺利地搞到一个新的身份,然后马不停蹄地来到北方的一个大城市。***

 现在我意识到,由于身份的改变,我目前所有的财产都在身上了,尽管数额不小,但是迟早会耗完,况且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能做什么呢?

 哪怕是做,挣的钱也不够接下来需要的雌素吧?干脆,在这边准备好,直接去我曾经要去的美利坚吧!于是,我拿出六万块钱,租了一处僻静的居所,然后在各大最好的整形医院进行手术。

 首先先做了一些小打小闹的,比如全身永久,皮肤紧致什么的,之后就是隆。我直接隆了一个36D的,把部的皮肤撑的紧紧的。

 或许对于身高170的我来说可能还不算太不协调,为了和部保持对称,部也分两次注丰到了95cm。

 尽管素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我对我的身材还是不够满意,毕竟都到这一步了要做就做到完美。于是我又先后多次注毒素。在小腿注毒素以后的恢复期,我强迫自己每天穿20cm高的芭蕾舞式的高跟鞋,把脚和小腿绷直到一起。

 这样恢复以后,我就只能穿非常高的高跟鞋才能下地走路了,当然,技术方面也不能闲着,没事在家就要用各种假具开发自己的后庭。每天我都要给自己灌肠。

 同时我也很久没有吃正常的食物了,都是喝代餐,这样既能保持身材,也可以保持肠道的清洁。

 毕竟我已经深入到30厘米的地方了,同时我也观看很多AV,而且失掉雄素分泌的我更加专注于女主角的各种姿态与技术,尤其是口技,有时自己练习的时候甚至可以达到忘我的地步,最后,脸部整容让我彻底改头换面。

 我根据美国人的口味,我亲自设计了经典亚裔由有些拉美风格的方案。细长有致的眼睛,随时保持微张的感丰,以及拥有坚线条的鼻子与下巴。

 这些整容前前后后几乎花光了我身上所有的钱,当然,身为真正的人妖,我也要学会如何起,毕竟以后事业会有需要。各种按摩和物理疗法使我最终可以在非素类药物的帮助下,成功起。

 并且出不含子的清澈体,不过,的感觉不再是那么舒痛快,而是有一种痛苦的压力,就像原本是男人时,连续了好几次之后在的感觉。半年以后,我已然是一个拥有完美一切的美妖,不过我的钱只剩下不到一万了。

 于是我买了一张审查不是这么严格的票,买通了旅行社的一些人,省去了繁琐手的手续,半偷渡地登上了驶往美国的邮轮,这一刻,我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在邮轮上,我除了重复练习口技和开发后庭以外,还在录制了一些单人视频来展现我的成果:第一个视频是主要展示能力的。

 我躺在房间的上,在一阵卖身姿和抚摸自己的巨之后,手持一个红色的15cm假具,稍事润滑以后慢慢入。

 直到找到刺的那个点,然后拿手慢慢扶着动。另一只手则在身上上下摸索。动愈来愈迅速,幅度也逐渐加大。

 突然我感觉到一股洪贯穿身体…全身紧绷的那一瞬间,喉咙里自然而然的发出了女清哑的叫,然而我并没有停下。

 而是一把抓住半软的巴疯狂地套。突如其来的异样刺让我立刻清醒又恢复状态,继续冲向下一个高峰…如此反复数次以后,终于抵达了顶峰。

 这次纯粹的高由于失去了的目的,显得让自己的身体不知所措,下半身的肌毫无规律的痉挛着。  M.IdMXs.COM
上章 人妖皇后珍妮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