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贱奴黄小洁 下章
第15章 看到黄建敏
王大头一离开,那个给黄小洁灌酒的老刘立刻补上,他是小煤窑的副总,是二把手,排在王大头的后面。

 不知从哪个女腿上扒下的一条袜,老刘拿在手里,把黄小洁户上的水擦干净,嘴里还不住地笑骂:“大头兄弟,这几天没碰女人啊。了那么多,这婊子的里都积了,得拿水机来才能放干净了…”

 在众人的起哄中,老刘疯狂地干了起来,可是他和王大头一样,过度地奋,10分钟后,就耷拉着自己的小弟弟离开了黄小洁。王大头一边喝着酒,一边起哄:“咱们的刘老虎,昨天在炕头玩老婆玩过度了吧,怎么比我解决的还快?”

 后面的工人一个接着一个,老刘扔下的袜就成了抹布。每个工人都先用丝袜擦两下黄小洁的下体,算是清理一下狼藉,接着就干了起来,没过多久,连袜上沾了男人的和黄小洁的水,竟找不到一块干的地方。

 工人太多,那个石会计索就一次两人、三人的往里放。人多了,黄小洁可就惨了,这一组两个男人冲进来。黄小洁一个户就哪里够?两个男人就把黄小洁拦抱了起来,将她夹在两人中间。

 男人一前一后地站立,一个道,一个后庭,黄小洁悬空被夹在两人中间,成了人三文治。

 三个一组的,让黄小洁更惨。一个男人躺在黄小洁身下。黄小洁手脚被连着束缚后,只能弯曲膝盖和手臂,像狗一样趴在男人身上。

 后面蹲着的男人就趁机入她翘着的后庭,同时抓住她的头发,让她不得不抬着头,嘴冲前方。第三个男人就推在黄小洁面前,轻松地把入黄小洁带着的口环,让她为自己口

 黄小洁被几十名野男人的凌辱,直到天亮才算是完毕。这是的黄小洁全身上下,布了男人的。更有多人的在黄小洁的嘴里,黄小洁带着口环张大了嘴吐不出来,只得咽下去,最后,那个老刘不死心,看到黄小洁被所有人了一遍后,坚持要敬她酒。

 钱家兄弟收了钱,自然没有异议。黄小洁刚挣扎着爬了两步,就把老刘拉着小腿拽了回来。老刘打开了一瓶茅台,把黄小洁搂在怀里,接着就把瓶口进了黄小洁的嘴里。

 咕噜噜…黄小洁连呛带灌,硬是喝下了大半瓶。剩下呛出来的酒,都飞溅在自己的躯体上。一瓶酒灌完,不会喝酒的黄小洁已经醉得一塌糊涂,分不清方向了,两个女解开了黄小洁的束缚,取下了她的口环,可是,黄小洁被拉起来。

 非但不再挣扎逃跑,反而是在原地步履蹒跚地走着圆圈。身体摇摇晃晃,显然是喝醉了!醉得不省人事的黄小洁,被钱伟平进中巴车。中巴车启动后,回到了钱家兄弟暂住的小院。

 ***黄小洁被带回去沉沉地睡着,而此时的市区,研究所的董事长办公室,田秀元和袁晓光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巴嘎,钱伟平、钱伟成这两个混帐王八蛋。居然偷走了我的小洁!”田不住地骂着,把手里的一封勒索信撕得粉碎。

 “就是,居然连田君的御用奴也敢偷。真是狗胆包天,当时我就说,钱伟平是只疯狗,钱伟成更是诈的狐狸。早知道当初切掉他俩的时候,连他俩的头一起割下来就好了。”

 袁晓光敬上一支香烟,点头哈地附和道。“晓光,你看现在该怎么办?”田也没了注意。

 “这件事情恐怕不能让警方知道,对我们影响不好。为今之计,只能先付赎金,毕竟,100万对您不是一个大数目,关键是人没事。黄小洁这样的尤物,可是世间难得。”袁晓光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呦兮呦兮,晓光说的有道理。小洁这样的尤物,只要人回来了,拍上两部调教片子,在日本一上映,钱大大地回来。”田下了决定后,开了一张支票。“晓光,你立刻去银行,取了钱后,交给黄小洁的母亲黄建,让她把钱送过去。

 勒索信上注明的,只能黄建一个人去,你和李伯成远远地跟上她,不要出事。最关键的,一定要把我的小洁接回来。”

 “放心吧,田君,我保证把小洁完好无损地送回来。”袁晓光鞠躬后,快步走了出去。中午十二点,矿区内,钱家兄弟正在吃饭。

 看着躺在睡的黄小洁,钱伟平贪婪地说:“兄弟,昨天这娘们那么抢手,今天为啥不带她出去卖了,干上一上午,怎么也能个几千块啊!”钱伟成喝下一口酒,解释道:“昨天这娘们被疲力竭,今天要让她养蓄锐。

 明天就可以再卖上一整天,这就是可持续发展。连续的卖,给卖残了,咱们卖谁去啊!更何况,一会又要去收钱,还要带上她呢?”

 “是,是,不愧是研究所的小诸葛,我就没你想到的多…”看看手机上的时间,钱伟成喊着他大哥站了起来,把上的黄小洁也拽了起来。

 黄小洁被干了一夜,至今仍是全身酥软,双腿中间更是隐隐作痛,竟无法并拢双腿。双手用手铐被铐在身后,又被一双袜堵住了嘴,黄小洁站在小院内,嘴里发出呜地呻。那双连袜,不知道是钱伟平从那个女的腿上剥下的。

 昨天被绑架时穿着的白色连袜,此时由钱伟成动手,穿在了黄小洁的腿上,这是黄小洁身体上唯一的一件衣物了。

 随后,黄小洁的双腿就被一条白色长筒袜紧紧地捆绑。另一条白色长筒袜勒在黄小洁的嘴上,让她无法吐出嘴里的连袜。

 捆绑堵嘴的黄小洁被进了黑色轿车的后备箱。钱家兄弟开车离开了矿区,来到市中心的一个地下停车场。这是他们收钱的地方。钱伟成看看手机上的一条新短信,告诉他哥:“注意,黄建的身后有人跟踪,咱们要小心。”

 此时,黄建刚刚打的来到市中心。她费力地背着一个黑色大旅行包,里面不但装着100万现金,还装着12双连袜、12双长筒丝袜、24条女式感内。这些丝袜和内样式颜色都不相同,一半是黄建收藏一半是黄小洁收藏,都是上等货。

 黄建自己也搞不明白,绑匪为什么注明要带这些丝袜内衣。一高一矮两个男人远远地跟着黄建,他们自然是袁晓光和李伯成。黄建走到地下停车场,接到了钱伟成的电话:“立刻到最里面的车位。”

 黄建走到了停车场尽头,这里听着一辆银灰色雪铁龙。“去对面的黑色轿车旁。”一条新的短信。黄建来到对面的车位,钱伟平走了出来:“老女人有味嘛。把包放到后车座上!”“我女儿呢!”黄建问道。她看了看车内,没有女儿的踪迹。“放下,就让你看到!”黄建只能放下旅行包。

 钱伟成坐在车内,看到旅行包的东西没有问题,就像自己的大哥点点头。钱伟平打开了后备箱,黄建看到自己的女儿黄小洁被捆绑堵嘴,躺在里面,可是自己还没来得及说话,钱伟平已经把一个麻袋从她身后套在了她头上。黄建眼前一黑,整个上半身被套在了麻袋中。钱伟平抱起黄建,把她进了车中。

 钱伟成立刻发动汽车,扬长而去。袁晓光和李伯成刚进入地下停车场,就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向门口驶出。

 车窗都贴了反光膜,无法看到里面的情景。袁晓光也没有多想,带着李伯成向里走,可是走到尽头也没有看到黄建,在发觉事情不妙,但是一切都已经完了。

 汽车上了主干道,钱伟平把麻袋从黄建的头上取了下来,不过再去之前,黄建的双手,已经被一条黑色的长筒丝袜紧紧地捆绑在身后。

 “你们拿了钱,怎么还要抓我?”黄建严重充了恐惧,说起话来都是战战兢兢。“这钱是田和你女婿,欠我们的。你和女儿,这两个货,就当是利息和头了。”钱伟平一边说着。

 一边掀起黄建黑色带白点花纹你裙,扯下了她深蓝色的三角内。“你们…呜…”黄建惊恐中话还没说完,自己的内已经进了嘴里。

 “老货,户还是人的嘛…”钱伟平在路上不敢多干什么,摸了摸黄建女的下体,拉下她的你裙,将她双腿用力并拢后,用另一条黑色长筒丝袜在脚踝处紧紧捆绑起来,捆绑完成后,黄建身体被束缚成了一个“一”字。

 这时,钱伟平才放心地把黄建搂在怀里。黄建上身穿着一件天蓝色的短袖小外套,里面是粉红色的无袖紧身T恤,47岁的女美显得更加地感。看到钱伟平取出的匕首,黄建吓得直打哆嗦,不过钱伟平没有伤害她。

 而是割开了黄建天蓝色小外套的肩带,扯掉了她的外套,此时车子已经到了三环路,钱伟平直接打开车窗把破烂的外套扔了出去,接着钱伟平把黄建的T恤拉到部以上,出了天蓝色的罩,紧紧地包裹着女极其丰房。

 “老女人还有这么翘的子,真是稀品啊!还穿那么清纯的天蓝色,一看就是老不正经!”手起刀落,前的罩带子被割断,随后破裂的罩也被扔了出去。T恤衫被拉了下来。

 不过,钱伟平显然不希望粉红色的T恤阻挡黄建房。用刀在T恤上划开两个口子,钱伟平一扯,两个子从破口出挤了出来,紧身T恤成了装!

 黄建不住地挣扎,脚上的黑色高跟鞋也挣脱下来,可是对于强壮的钱伟平,一切都是徒劳。车子回到了矿区的小院前,钱伟平把黄建拉了出来。

 此时黄建脚上的丝袜已经被解开,挂在她的脖子上。钱伟平还把她的黑色高跟鞋重新穿上,怕她磨坏了这双美足。正好矿区的几个工人路过,看到了被拉出来的黄建。黄建看到有人来,立刻大声呜地叫喊,希望好心人可以救自己。

 “钱大哥,又搞了一个货,这个可是老货了!”一个十六七地年轻矿工,看到黄建,眼里直冒绿光。“这个也是城里的娘们,比昨天带去的那个还,她们可是母女俩。来看看这个老货的,风的很啊!”钱伟平说着拉起黄建你裙,出的穿着黑色蕾丝长筒袜的美腿,还有没有内包裹的下体。茂密的在太阳照下,散发出晶莹靡的光泽,看得众人直口水。  m.IDmXs.Com
上章 贱奴黄小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