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贱奴黄小洁 下章
第14章 连叫都不会
没过5分钟,老矿工居然已经了多次,再也硬不起来,老头心满意足地下了车,却被工友们不住地起哄嘲笑!“陈玉森,你不是有名的老干将吗。怎么今天五分钟就干完了?”

 “昨天和谁家媳妇干多了,今天没力气了?”老头被工友嘲笑,气得骂道:“你们这帮鬼孙。一会也试试,看看能比老陈的时间长么!”

 第二个来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小青年。子,看到畜牲般的黝黑具,黄小洁吓得直发抖。这个年轻人似乎也不懂技巧,双手抱住黄小洁的丝袜美腿后,立刻入她的道,开始拼命起来,不到十分钟,这个小青年提着子出了中巴。

 黄小洁本身就是感尤物,在被如此捆绑后,娇躯的扭动,嘴里发出的呜的呻,都成了男人奋的催化剂,加速了男人的

 一上午,黄小洁接待了数十人,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坚持一刻钟,等到工人都干完,已经到了中午,钱家兄弟高兴地跟过年一样。

 “兄弟,这个娘们真的是下金蛋的母。才一个上午,咱们这就赚了六千。还要赎金干嘛,就用这个货生钱就是…“钱伟平一边数着钱,一边奋地说。

 黄小洁本已经意识模糊,听到要让自己继续接受男人的凌辱,不娇躯一颤,眼泪哗哗地了下来。

 看着后面被捆绑的黄小洁,钱伟成倒是冷静森地说:“赎金嘛,咱们一定要收,可是什么时候放人,要等出了这口恶气再说…”兄弟俩开车来到一家买快餐的地方,要了三分快餐。中巴车停在了矿区外的一个水库旁。这里很少有人来。

 钱伟平把黄小洁的束缚解开后,给她带上了一个红色的皮项圈,用铁链拴在了河边的护栏上。

 兄弟俩吃着盒饭,不断地算计着如何靠着黄小洁这身美发财,而黄小洁被强迫光了衣服,走进水中,清洗自己的身体。水库边上的水直到大腿,黄小洁只能蹲在水里,脖子上拴着铁链,无法逃脱。洗澡洗得差不多了。

 黄小洁被拉了上来,漉漉地坐在两人中间,捧起盒饭吃起来“这娘们晚上至少还可以再赚个一万多,等拿了赎金,带上人去大西北,肯定还能发大财。”钱伟成一边看着赤的黄小洁吃午饭,一边美滋滋地说着。

 “是啊,关键是不能让公安抓住。只要田和袁晓光两个王八蛋不报警,咱们路上隐蔽点,谨慎点,出了江苏就安全了,到时候,有了这个下金蛋的母,真是要什么有什么…”钱伟成不住地附和着哥哥的话。

 “不过田秀元和袁晓光,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居然把咱们哥俩的命子割了,还一分钱没给咱们,我可不能让他们那么舒服。”钱伟平恨恨地说道。

 “那是肯定,我保证这两个家伙不得好死!别忘了,袁晓光自认为最忠心的狗,可是咱们的人。”钱伟成低声音神秘地说。

 “那个姓李的,靠得住吗?”“放心吧,我早就承诺过,有好处分他一半,他绝对乐意这么干。”兄弟俩看到黄小洁吃完了午饭,就停止了交谈,把她带上了中巴。

 黄小洁早已经疲力竭,在车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当黄小洁醒来时,已经到了傍晚,而她此时正躺在一个长桌上,环顾四周,到处都是饥渴的工人。黄小洁不由地吓得全身发抖。

 在人群中,一个老板模样的人,给了钱家兄弟两万块钱,说道:“今天是我生日,要给工人们搞点文娱活动。你们带了的货,我包一夜。”钱伟成结果钱,点头哈地说:“好说好说,只要不给玩残废了,随您嗜好!”老板一听,非常高兴:“放心,放心,我王大头是有名的温柔。两位,既然来了,就坐下,和兄弟们一起过了节…”钱家兄弟被招呼着坐到了酒席中。

 黄小洁此时全身赤,吓得全身发抖,只能双手紧紧地抱住口,蜷缩成一团。几个工人接到老板的命令,走上前去,把黄小洁台下了长桌。“你们放开我…”黄小洁恐惧地大叫,可是一句话没说完,嘴上被带上了一个黑色的口环。

 口环中央开了一个大,黄小洁牙齿嵌入口环的橡胶凹槽后,嘴被撑开到了最大,再也无法并拢,也无法吐出口环。口环的皮带在黄小洁的脑后固定后,黄小洁只能发出啊呜的声音,嘴巴张大成了一个圆形,下颚几乎要臼。

 没挣扎几下,黄小洁的脖子上就带上了不锈钢的枷锁,枷锁在颈后固定了一不锈钢管,与肩齐宽,两端各有一个不锈钢手铐。

 黄小洁双手被套上一双红色丝质手套后,手腕被铐在手铐中,此时的黄小洁,被迫保持着举手投降的姿势,突然,黄小洁部一紧,身后的一个男人把她拦扛了起来,黄小洁双腿立刻被人抓住脚踝,动弹不得。

 随后,就感到两双细滑的手为自己穿起了丝袜来,原来,黄小洁被扛起后,王大头雇来的几个女,抓住黄小洁的双腿,给她穿上了一双大红色的细格网袜。穿好后,一双大红色的长筒皮靴也穿在了黄小洁的脚上。黄小洁的脚不算大。

 可是这靴子却比她的小脚还要小两号,在加上15公分的高跟。重新站到地上的黄小洁,脚和小腿都被靴子夹得生疼,高高的细跟更是让自己站立不稳。“一身大红才吉利嘛。这货,条子不错,够!”王大头满意地说着。

 拍了拍黄小洁白股。“呜…”黄小洁痛苦地扭着头,可是得不到任何人的同情,全场的男人和女们,都把她当成了最下奴。

 “这个可是城里的白领啊,兄弟们平时打野,玩野兔,哪里能玩到那么好的货。今儿我王大头生日,高兴,让老少爷们都尝尝鲜,看看城里的娘们,比这野香多少!”

 王大头喝了一口茅台后,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来,趁机还摸了摸黄小洁的脸蛋。“不就是个城里来的婊子么,怎么就比我们香了,男人,没点良心的东西!”

 听了王大头的话,女们可不干了,开始起哄,一个坐在王大头身边的年轻三陪,趁机在黄小洁的大腿上拧了一把。“呜…”黄小洁痛苦地叫了一声。

 “红儿妹妹,你可留情啊。这个娘们我们爷们们还没摸上手,你把给掐怀了,我们可赔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干部模样的人,看到那个叫红儿的女掐黄小洁,立刻打趣道。

 随后,语不绝于耳。黄小洁尴尬地站在众人面前,被这个摸一把,那个拧一下,只能痛苦地闭上眼睛。

 “来,这里会舞的姑娘们,可不能光吃喝啊,上台给我们跳几支光股舞,助助兴!”酒过三巡,王大头开始招呼女们上广场中央的舞台上跳舞助兴。“跳舞可以,不过这个婊子可不能闲着,要给我们一起跳才行。”红儿说道。

 “好,好,在老少爷们吃喝足,干她之前,她是你们娘们的,随你玩了。”王大头立刻同意,广场上叫好声一片。几个女二话不说,光了衣服,只穿着各种颜色的长筒袜连袜和高跟鞋,子,拉着黄小洁上了舞台。

 黄小洁不住地摇头,表示自己不会跳舞,可是那个叫红儿的,立刻蹲在她面前,把中指伸进她的道,抠挖几下,疼得黄小洁眼泪都下来了“跟着我们跳,否则,把你肠子都给掏出来!”红儿瞪着眼睛威胁道。

 黄小洁吓出一身冷汗,哪里还敢不从,随着音乐,学着女们的动作,笨拙地跳了起来,时而伸腿,时而扭,本来跳得就不好,此时双手还举起来带上了手铐,跳得就更滑稽了。

 可是男人们,看得就是女人光溜溜地身子。看到黄小洁比任何女都大上一号的房上下起伏跳动,立刻是叫好声一片。不知跳了多久,女们香汗淋漓,黄小洁更是上气不接下气,脚上穿着小鞋,腿都几乎肿了起来。

 “好了,兄弟们,吃喝差不多了,该办事了!”王大头喝得已经大舌头,话一出口,立刻得到了广场所有男人的相应。黄小洁被拉下舞台,女开始服侍起广场上的男人们,可是男人们的兴趣,都到了黄小洁的身上。

 “挤啊,哄哄一团,让人家城里娘们看笑话啊。石会计,把工资单拿出来,按照发工资时的排名顺序,一个个来。我先来第一炮。红儿,给这个娘们带上脚镣!”王大头说道。

 那个石会计赶忙进了办公室拿出工资单,按照工资单上的排名,先拍了前3个人。剩下的人一时半会排不到,就把广场上空下来的女按到,先办起事来。红儿和另一个年龄四十上下的女人,把黄小洁按到在地上,给她带上了不锈钢脚镣,脚镣中间没有铁链连接。

 但很快,红儿在黄小洁脖子上的枷锁两侧手铐上各加上了一条50公分长的细铁链,铁链的另一头与黄小洁脚踝上的不锈钢脚镣连接,这样,黄小洁不得不弯曲双腿,膝盖几乎贴到自己的房,双腿高高地抬起,如同做标本的雪白青蛙。

 双手向上举起,双腿随没有捆绑到一起,却也被迫向上弯曲抬起,手腕与脚踝相连接,户自然而然地了出来,黄小洁此时已经如同一个性玩具一般,挣扎不得。

 王大头看得两眼放光,话都不说就扑了上来,双手抓住黄小洁红色高跟长靴的高跟,如同拖拉机司机握住把手一般,壮的立刻进了黄小洁已经润的小…“呜…”

 黄小洁只能痛苦的呻,身体却无法挣扎。“来,这个货累了一晚上还没喝口水呢。大爷我敬你一杯!”

 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人走到跟前,蹲下后,按着黄小洁的头,顺着口环,把一杯白酒灌到她的嘴里。辛辣的白酒立刻顺着黄小洁张大的嘴溜进食道,剧烈的刺让黄小洁不住地咳嗽,白酒竟从鼻孔呛了出来。

 “老刘,慢点再灌。这娘们看样子酒量不行,给喝趴下了,连叫都不会,让兄弟们尸啊?”王大头一边干着黄小洁,一边笑骂着那个老刘。后面的人一阵哄笑。

 “老板平时不是生猛的,今天咋早了?”原来被束缚的黄小洁,让王大头也加倍奋,居然过早的了,看到王大头提着子退出来,工人们不住地开着玩笑。工资单的顺序自然是干部在前,工人在后。  M.IdMXs.COM
上章 贱奴黄小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