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贱奴黄小洁 下章
第11章 经常到袁家
袁伟看得奋,也抓住了黄小洁的小脚,捏起来,过了一会,黄建双手拉住睡裙的下摆,把裙子起来,掀到了间。黄小洁这才发现,母亲被白色连袜包裹的下体,没有穿内

 而丝袜阻隔的户出高高地隆起,仔细一看,居然是高跟鞋的后半部分鞋帮在了外面,细高的鞋跟在户外着,居然已经把连袜刮破一个大口子。高跟了出来,在黄建的下体处耀武扬威!

 黄小洁认得这双高跟鞋,母亲昨天来家里,穿得正是这双白色高跟鞋。难道袁苟把高跟鞋进了黄建道?黄小洁吓了一跳,这种不可思议的画面居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袁苟抓住高跟鞋的后跟,开始向外拔。得太近,黄建不得不伴随着道内的高跟鞋,下体向前顶了几次,才把高跟鞋从自己的道内拽出来。

 没有想到,高跟鞋后面,还有东西!黄建穿的白色高跟鞋,属于趾皮凉鞋,脚背上不过是三细细的皮带。

 此时皮带上,居然还系着一条黄的蕾丝小内,这是黄建昨天穿着的内。内后面,还系着一双白色的连袜。

 这样是黄建昨天穿着的。黄建道内,居然着自己的内丝袜还有高跟鞋。这些东西,在袁苟的拉扯下,从黄建腿上袜的破口出源源不断地被拉出。

 所有东西,都已经被黄建道内的水浸透。白色的高跟皮鞋上,泛着亮光,显然已经是尝了黄建水。袁苟此时也是奋异常,拿起黄建的高跟鞋,拼命地着,终于忍耐不住,把在了高跟鞋上。

 黄建下了腿上的白色连袜,似乎是听到了袁苟的指示。穿上了从自己道内拔出的白色连袜和黄,随后,居然还把沾袁苟的的高跟皮凉鞋穿到了脚上!

 五分钟后,黄小洁走到了玄关,穿上鞋准备上班。黄建在家里没有事,开始打扫起房间。看到母亲大红色的睡裙下,穿着漉漉的袜和高跟鞋,想到高跟鞋上的,黄小洁不涌出一股悲哀,自己的母亲为何乐于如此凌辱?

 穿上一双白色带有金色花边的浅沿高跟短靴,靴口只到脚踝,黄小洁出了家门。白色的纯羊线针织无袖连衣短裙,配上白色丝质半透明紧身长袖,外面罩上了一件紫小外套,腿上是浅白色涤纶包丝连丝袜。

 黄小洁高贵中透着人的感。今天的天气开始有点转凉,腿上袜的涤纶材质,并不会让自己的双腿感到不透气,反而是微弱的反光更会引起路人的目光聚焦。

 白色的针织裙,勾勒出了黄小洁完美的曲线,今天没有带罩,黄小洁特地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抹,走起路来,前的两块上下起伏,自然会引来异的目光。

 针织短裙的口部位,在线的隙中,又可以让男人注意到里面粉红色的抹,一定会让男人不由地继续注视下去。

 随着黄小洁扭动的翘腿,紧身的针织短裙的下摆,同样也会让注视的男人发现一个可爱的小秘密,那就是裙底,在丝袜的包裹中,是一条极其感的黑色丁字

 黑白分明的差,只要不是近视眼,都会发现这个秘密!想到自己高贵且惹火的装扮,黄小洁不娇羞地摇了摇头。

 这是袁晓光对自己的命令。从嫁入袁家以来,黄小洁穿的衣服款式,包括内衣丝袜,无一不是感到了极点,这是袁晓光的嗜好。

 自己的无能,使得他对女人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漂亮的女人就要通过梳妆打扮,来展现自己的美丽与感,从而吸引男人来亲近她。

 而袁晓光的本意绝非如此,他要让女人在被亲近的过程中,受到不断的凌辱和蹂躏,从而变得和下

 对于袁晓光来说,受辱,才是女人最后的宿命。看到别的男人不断玩自己的女人呢,他反而会得到一种安慰,似乎,漂亮的女人,自己无法亲近,不是自己的无能。

 而是因为女人自身的下和污秽,自己天生的无能,反而是一种天赋。让自己不会被女人这种龌龊物玷污的天赋!所以,十几年来,黄小洁一直被打扮的如同一个任人凌辱玩的尤物!

 今天袁晓光和田见面,黄小洁只能做公车上班。上班高峰期,公车上人挤人,而黄小洁的身边,自然是最拥挤的地方。一群年龄不一,衣着各异的男人,把黄小洁挤到了中间。黄小洁一手抓着扶手吊环,一手抓紧自己的棕色皮包,自然是无法防护自己的私处。

 很快,就有一个男人试探着把手放在了她的股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如果呼救,只会被众人嘲笑。

 黄小洁早已习惯了这些,不敢出声,只能把部向前顶,躲避咸猪手,可是没有想到,在前面还有一只大手,自己的户直接撞到了另一个男人的手掌。那一个男人更加熟练,直接把手伸进了黄小洁的裙底,开始抚摸她的部。

 “啊,不要…”黄小洁轻声呻,不住地扭动下体,可是,伸过来地咸猪手越来越多,四面八方,十几只手聚集在了黄小洁的下身。针织短裙很快就被拉到了间,内和连袜也被拉到了大腿上,咸猪手如同鬼子扫一般,来回抚摸。

 突然小眼一阵刺,居然有两只手把手指伸进了自己下体的两个!另一只手,感觉到小被人捷足先登,居然改变策略,把手指伸进了黄小洁的道!

 黄小洁被刺的娇躯颤抖,可是伸过来地手却是越来越多。股和户上地方不够了,便有手开始向上移动,抚摸黄小洁的小蛮

 更有手已经抓住了黄小洁的房,用力的捏。全身各处都有快传来,黄小洁几乎要昏了过去。公车在一个站停车。几只手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黄小洁的娇躯,但很快还会有新的咸猪手加入。

 而今天,不知道是小朋友,还是有男人蹲下,黄小洁感到居然还有手在自己的小腿上,隔着袜享受快。“下一站,妇幼保健院,请下车的乘客准备…”喇叭中传来甜美的声音。

 黄小洁知道自己要下车了,就开始动了动股,同时把自己抓住吊环的手放下来,开始把自己的内袜向上拉。公车上的咸猪手们似乎很有绅士风度,感受到了黄小洁的动作后,都恋恋不舍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黄小洁环顾四周,周围的男人一个个道貌岸然,却是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车停下了,黄小洁的袜和内才拉到了股,还没来得及拉上去。没有办法,公车可不等你,黄小洁只能一手捂住自己的下体裙摆,另一只手捂住股,迈着小碎步尴尬地下了公车。

 一路上,男人都投来了的目光,而女人都是带着嘲笑甚至憎恨的眼神。下了车,走到僻静处,黄小洁整理好自己的内袜,膛,恢复了以前的神采,走进了自己的工作单位,妇幼保健院。***黄小洁虽然在家里是下奴,可是在医院里,确实赫赫有名的人物。

 这主要得益于她的公公袁苟。袁苟作为妇幼保健院的书记,在黄小洁结婚后,直接走关系把儿媳进了医学院,主修不孕不育专业。这个专业当时一来生僻,二来工作后风险小,大不了就是让人家生孩子不成功,不会出什么医疗事故。

 如今,黄小洁已经是不孕不育科的主任,虽然业务能力很一般,医术更是维持了自己护士时的水平,可是靠着自己的后台,即使手下的医生业务能力再强,还是要在黄小洁的手下忍气声。

 黄小洁更是靠着关系和手下的贡献,成了全国有名的专家。全国各地生不出孩子的夫,经常慕名而来。黄小洁这个科室,生意好,自然拿钱多。“哎!怎么放瓶话在导医台,立刻撤掉!”黄小洁进了医院就开始训斥护士起来。

 都传言老院长一退休,院长的位置就可能归她,到时候这医院还不就是他们袁家的了?谁敢不听她的,立刻过来两个护士打扫起来。

 进了办公室,黄小洁通过电话把科室的医生全部训斥代了一变。黄主任脾气不好,这是全妇幼保健院都知道的,不奇怪。在家里受够了气,黄小洁总是要找自己的手下来训斥一顿,大家倒也习以为常。

 “这家公司给的回扣太低了,换成广东的这家吧。反正给不孕的男患者吃的,死不了人,药效差点就说是患者自身原因…”

 黄小洁正在电话待着,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走进两个男人。黄小洁抬头正要发怒,看到是自己的老公的同事,就客气的说:“伟平,伟成,你们怎么来了?”

 黄小洁面前的男人,一个叫钱伟平一个叫钱伟成,是兄弟俩。钱伟平是老大,张大的强壮,脸色焦黄,头上拜顶,秃得跟葛优一般,不过却长着一个猪头。老二钱伟成,却是瘦的身材,活像痨病样子,脸色苍白,尖尖的下巴,典型的尖嘴猴腮。

 这两人和袁晓光关系不错,经常到袁家,对于黄小洁的奴身份,也是略知一二。看到这兄弟俩,黄小洁只能客客气气地对待。“小洁,我们老板,田秀元要找人叙旧,请你跟我们走吧。”钱伟平明显要比哥哥阴险的多,不地说着。  M.idMXs.cOM
上章 贱奴黄小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