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贱奴黄小洁 下章
第9章 正是风韵犹存
可是黄小洁一眼就可以认出这是自己的母亲黄建。黄建站在原地,一只脚穿跟鞋而另一只丝袜包裹的玉足却是着,使得这位女尤物不自然地歪着肩膀站立。

 双手被白色的棉绳捆绑在了身后,白色的棉绳更是在黄建的身上捆绑的密密麻麻,房被勒住后绳子叉在前捆成了叉的蝴蝶形,绳子又顺势向下形成了一个菱形,随后在黄建绕。

 黄建的双手紧紧地贴着自己的后背,显然是间的绳子和手腕的绳子捆绑在一起,使得黄建的上身如同被结实捆绑的棕子,动弹不得。

 袁苟似乎玩够了黄建的高跟鞋,随手扔在了地上。走到被捆绑蒙眼的亲家母身旁,袁苟手里拿着一个椭圆形的小东西。黄小洁仔细一看,是个自用的电动跳蛋。袁苟把跳蛋的电源线在黄建的左腿上了两圈。

 接着把优盘大小的电源开关进了左腿长筒袜的袜口里。袜口很紧,电源被入后,黄建本能地抖了几下腿,却无法都掉它。

 黄小洁听到跳蛋发出嗡嗡嗡的振动声,不恐惧起来,自己曾经多次被入跳蛋,每次都是被剧烈振动的跳蛋搞得的水直、高迭起。

 看到袁苟捏着跳蛋慢慢地伸到黄建下,接近户上浓密的时,黄小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自己的母亲居然也要被跳蛋肆了!

 “啊…”黄建轻声叫了一下,跳蛋已经触摸到了她的户,振动的刺让她想要并拢双腿后退躲避,可是,黄建只能叉开自己的双腿,原来,在她的脚踝出带上了黑色的皮拷。

 而皮拷之间还连接了一50公分长的黑色橡胶,如此一来,黄建只能出自己的户,任由袁苟把跳蛋凑上去,刺感的

 被蒙着眼睛,黄建即使听到声音也来不及躲避跳蛋的侵袭,一来而去,她笨拙的动一步,袁苟迅速跟上去,使得跳蛋始终不离黄建户,不一会,黄小洁清楚地看到母亲的户已经出了水,很快就被打了。

 “小啊,你的下面还是那么。小东西碰了几下,就开始水了,被那么多男人过后,还是像少女一样…”袁苟不住地赞叹着。手里的跳蛋时刻没有停止对黄建的侵袭。

 “讨厌啊,老袁,你还是那样希望玩人家下面。不行啊,快住手…人家受不了了…”被蒙住眼睛,黄建像无头苍蝇一样多。

 可是身体扭来扭去,下面的仍然紧贴着跳蛋。黄小洁听到母亲如此调情般地和袁苟对着语,不由地瞪大了眼睛,母亲和公公居然早就有了这种关系。“不行了,快停下…”黄建的叫声开始变大,显然是下面的反应越来越剧烈了。

 “停…停…不行了…”袁苟反而是加大了力度,黄建的娇嗔只会发他的道开始变得滑,袁苟一手抓住黄建腹部的绳子让她无法后退挣扎,另一只拿着跳蛋的手对准黄建的小,用力一,跳蛋被进了道!

 黄建此时什么都看不到,只感觉袁苟在自己的下体用力拍了一下,随后那剧烈的振动就开始在自己的道内产生作用。她明白,跳蛋被进了自己的小,虽然小滑毫无摩擦力,可是振动带来的刺使得道本能地收缩。

 表面光滑的椭圆型跳蛋,在的挤下,反而是不断的纵深。被剧烈的振动不断刺,黄建只觉得双腿发软,几乎要摔倒,此时倒是袁苟,搂住了黄建的小蛮,让她尴尬地站在原地,双腿却无法并拢,只能任由晶莹透亮的水一滴滴地落到地板上。

 袁苟一手搂住黄建肢,另一只手拿过来一个大的玻璃量杯,将量杯杯口对准了黄建的下体:“小,好久没尝你排出来的圣水了,快,让我尝尝鲜吧。现在到了高,圣水肯定更加美味。从回到家,你憋着不上厕所,我就知道你一定是要给留着的。”

 “讨厌,每次都要人家当你面。难道人家的就那么香。我可不想你的房间。”黄建此时全身瘫软,索将头靠在了袁苟肩膀上,轻声地娇嗔道。

 “放心吧,宝贝,我现在拿杯子接着,你只管就是。我保证一滴都不落下。就是怕你难为情,我才蒙上你的眼睛。快,宝贝吧!“袁苟说着,就把量杯贴到了黄建道口。

 道口的接触到冰凉的玻璃杯口,黄建不由得猛一哆嗦,道口再也坚持不住,出了一股金黄的。憋多时,腥臊无比,就是在门口偷窥的黄小洁,都感到臊气扑鼻,不由皱起了眉头。

 道决堤,再也受不住,黄建只能任由道肆无忌惮地淌而出。道内的震蛋仍然在快地跳动着,刺的黄建娇躯不住地颤抖,也使得一颤一颤。

 袁苟看得高兴,还伴随着节奏,发出嘘嘘地把声。黄建轻声笑骂“讨厌”得更加快了!本来就是大号的量杯。

 此时已经得几乎要溢出来,黄建终于停止了小便,就在最后几滴滴下后,袁苟小心翼翼地把的一杯捧到嘴前。咕噜,喝下一大口。

 “憋了那么长时间,辛苦你了,这味道真是纯正,量也不少啊…”袁苟不住地赞叹,咕噜咕噜连续喝下几大口,量杯里的转眼下去大半。“来宝贝,你也喝点,这可是女人的华,美容养颜的。”说着袁苟把量杯凑到了黄建的嘴边。

 “讨厌,那么臊我可喝不下去…”黄建说着就扭头躲量杯。可袁苟不死心,如同劝酒一般,不住地把量杯往黄小洁的嘴上贴。

 黄建只能半推半就地把剩下的一点一点喝下去,黄小洁看到两位家长居然如此苟合,不知道是应该惊讶还是应该气愤了。

 可是自己却是无能为力,只能任由两人如此发展。自己在这个家里本身就是一个公用玩具,即使知道了这些秘密,又能说什么,又能做什么?像每次调教黄小洁一样,先要让女人的身体达到感的极限,随后便是真正的了。

 袁苟解开了黄建脚踝的皮拷,同时也下了她另一只脚上的白色高跟鞋。跳蛋被取下后,黄建被推到了上。袁苟躺在下面,黄建蹲在了他的身体上方,由于眼睛蒙住看不到东西,只能由袁苟动手抱住她丰部,让她的户对准自己的具。

 入了道,黄建开始蹲在原地上下运动,用女方主动开始了…黄小洁看得心惊跳,突然,她感到身后有重的息声,不由地要叫出声来。一只大手立刻捂住了黄小洁的嘴,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黄小洁正要发出声音,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一个男人在她身后轻声说道:“妈,别怕,是我。”袁伟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了黄小洁的身后。

 害怕被爷爷发现,袁伟拉着黄小洁进了自己的卧室。一进卧室,黄小洁就被推倒在上。袁伟熟练地下了黄小洁的粉红色睡袍,接着连黑色的内也被扒了下来。黄小洁被儿子玩多年,也就放弃了抵抗,任由自己赤着躺在儿子的上。

 “妈,是不是感到很不可思议,爷爷和外婆这么就搞在了一起…”袁伟一边说着,手里也不老实,开始用手指不停地玩母亲的户,之前看到一段戏,已经让黄小洁感到奋难耐,被儿子这么熟练的一挑逗,肥厚的立刻出了水。

 “怎…怎么,你…你…知道这个…”被儿子一挑逗,黄小洁说话都断断续续的。“其实我在小时候就知道这一切了…”儿子笑着说起了自己在五岁那年看到的一切…那是在十年前,五岁的袁伟跟着黄小洁回到外婆家过暑假。当时,黄小洁的家乡已经在改革开放后成为数一数二的富裕村。全村的男男女女都很时尚。黄小洁回娘家没过两天,袁苟也以度假为名,住到了黄小洁的家里。

 黄小洁本以为公公是特地回来调教玩自己的,可是令她非常意外,袁苟几乎天天都是出去钓鱼,似乎对自己一下子失去了兴趣,可是有一次,袁伟发现了爷爷的秘密。那是一天中午,村里人大都避暑回家睡午觉了。

 袁伟一个人正要去河边摸鱼,却看到爷爷和外婆偷偷摸摸地一起出了家门,尤其是外婆,大热天,一件白色的风衣严严实实地包裹在身上,腿上还穿着一双不透气的黑色尼龙长筒丝袜,双脚穿上了13公分高的红色高跟皮鞋,脚踝上带有大红色的鞋带。

 外婆黄建当时不过37岁,正是风韵犹存,人人看了都想上的年纪。今天的她更是梳妆打扮的如同新娘一般光彩照人,乌黑的长发盘成整齐的发髻。

 袁苟先是背着钓鱼的器材出了门。黄建随后也跟了出去。袁伟感到有趣,就悄悄地跟在了两人身后。

 黄建一直保持在袁苟身后50米的距离。两人鬼鬼祟祟地来到了小河边一处偏僻的地方。周围有树林阻隔,没有人会看到。袁伟悄悄尾随而来,便爬到了一棵树上,偷偷地看着一切。黄建站到一颗树下,袁苟忙走了过来。

 解开了黄建的风衣扣子后,袁伟瞪大了眼睛。黄建全身赤,上身连罩都没穿,下身也就是一条黑色的蕾丝三角内和一双黑色长筒袜,脚上就是那一双大红色的系带高跟鞋。黄建的双手还被一条的长筒袜捆绑在身后。  M.idMxS.cOM
上章 贱奴黄小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