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贱奴黄小洁 下章
第8章 几乎要昏过去
可是,今天的出后力道十足,不断地冲撞着黄小洁的,甚至直接冲入子,碰撞发出的快,真是前所未有。黄小洁从来没有服侍过如此勇猛的男人。全身被剧烈的刺攻击,黄小洁不由快活地扭动起自己的娇躯,嘴里更是发出了更大更叫。

 “果然是个尤物啊,从没有见过叫的如此人的货!”田秀元心里美滋滋地想着,对于黄小洁的渴求更近一步,同时也不住的后悔,当时要是没让袁晓光这小子得手,这个性玩具不就是属于自己的了吗?好在袁晓光做了自己的狗,这个女人自己还不是随时随地,想上就上!

 一轮剧烈的攻击后,田秀元满意地爬了起来,他自己都记不清对准黄小洁的道开了多少炮。

 此时的他实在是疲力竭,都直不起来了,而上躺着的黄小洁,此时也是意识模糊,不住地大口息。被多时,黄小洁的身体都已经麻木,双腿居然无法并拢,只能大角度地张开,出自己一片狼藉的户。

 道此时如同小孩子嘴一般,不住地往外吐着白色的粘稠体,这是男人的与女人的的混合物。

 白色的长筒丝袜已经被汗水、水、男人的口水和浸透,从脚趾到蕾丝袜口,都几乎成了透明。红色的蕾丝半透明内,被田秀元咬断裆后,也蜷缩成了一条红布带,绕在黄小洁的间。

 黄小洁躺在柔软地上,闭着眼睛回忆之前剧烈刺地一幕。不知道田还有没有精力蹂躏自己。内心不由地升起一种对男人的渴望,作为低受人凌辱的女奴十几年,黄小洁从内心深入生出了一种被暴男人蹂躏的渴求…

 黄小洁混混沉沉地睡了过去。当她睁开眼睛是,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她看了看四周,自己是在家里,自己的卧室,而她的身边,确是自己的公公袁苟。

 凭借自己赤的娇躯上,沾了口水、干涸的痕迹,黄小洁苦笑一声,回到家里,即使在昏状态,公公也没有放过自己。

 用尸的方法,公公好好地把自己玩了一番。下体的疼痛可是说明,袁苟绝对不愿意放弃儿媳刚刚被修复过的狭窄的道。推开公公抓住自己房的脏手,黄小洁困难地爬了起来,看看时钟,已经是凌晨五点半了。

 窗外还是一片雾,天微微亮,马路上稀稀拉拉地过去几个行人。黄小洁叹了一口气,进入浴室,开始清洗自己的身体。

 好在今天还可以不去上班,希望老公和公公让自己好好地休息一下。令黄小洁欣慰的是,今天全家人都有事情不在家里。

 袁伟要去学校参加活动,袁晓光和田秀元继续谈收购研究所的事情,袁苟作为老领导去卫生局开会,几个人都是出去一整天。黄小洁心里轻松了许多,计划好了一天的行程,显示去逛街,然后在外面吃饭,到了傍晚回家就可以了。

 想到轻松一天,黄小洁的心情也舒畅起来,换下睡袍,穿上了白色的罩和三角内的连袜,随后便穿上了一条黄的短袖紧身连衣裙,把头发梳理成一个少妇发髻后,穿上了一双黄高跟皮鞋。正要出门,门铃响了,黄小洁打开房门,自己的母亲黄建居然从乡下来了,黄建虽说是农村人。

 可是她所在的村子早就是全国有名的富裕村。她作为村里的会计,也是白领阶层了,打扮一直非常时尚。黄小洁既然是来自母亲的遗传,那么作为母亲的黄建身材自然也不差。

 而且黄建从骨子发出的劲,比起女儿更加人。今天的黄建穿着白色长袖衬衣黑色西装短裙,裙子甚至是开到膝盖上方,同时两侧开叉的设计,腿上是白色的长筒丝袜,脚上是白色的高跟鞋。

 脖子上带着一条五彩的丝巾,黄建一副成OL的打扮,对于母亲大胆感的打扮,黄小洁已经见怪不怪了,自己的母亲一直很受男人

 而且也盛传黄建可以在会计这个肥缺上干上几十年,和历任的村干部背后有点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黄小洁也是略有耳闻,不过这是母亲的自由,黄小洁也不愿多干预。“妈,你怎么进城了?”黄小洁奇怪地问,同时把母亲让进屋里。

 “乡里搞农村住房规划,咱家的小楼要重新盖,没有办法,我只能让你这里暂住一个多月了。”黄建把身后的两个皮箱拉了进来。“那你在村里的工作怎么办?”“我请了1个月假,先让实习的小王代理了。”

 黄建利索地下脚上的高跟鞋,赤着丝袜叫走进了客厅,看着母亲走进客厅,黄小洁一阵紧张。

 自己十几年的奴生活,母亲毫不知情,而自己的母亲最然已经47岁,可是风韵犹存,保养得如同30出头的少妇一般,住在这个狼窝,不是凶险异常。

 “昨天我打电话来,是亲家接的电话。我已经得到了他的同意,才把行李带来了。”黄建坐到沙发上,用极其感的姿势,将自己的左脚搭在右腿上,开始按摩走累了的丝袜玉足。

 看到母亲无时无刻都出的感,黄小洁说不出的担心,这种姿势,在这个窝中,是会招来凌辱的。

 公公自然是愿意让母亲住在这里,他的险恶用心,黄小洁难道猜不出来?可是既然公公已经知道,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否则,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黄小洁叹了口气,说道:“妈,你先歇会,我把你的行李放到客房。”

 黄建看看女儿,笑着说道:“你穿的那么整齐,是要出门逛街吧。正好我先好久没买衣服了,行李先扔在客厅吧。咱们一起出门吧。顺便去看看你妹妹小倩。”***

 母女俩走在街上,却如同姐妹一般,很难看出年龄的差异。黄建的衣服却更加大胆,西服短裙的开叉,使她在走路时双腿上白色长筒丝袜的三段紧身尼龙防袜口都清晰可见,袜口上方出的白皙大腿,更是让两侧回头的男人大口水。

 短裙的紧身设计,也让黄建部曲线隐约可见,穿上了丁字,随不能暴的边沿,却是让她在行走是,两瓣左右起伏。黄建本身走路时就是扭,配上高跟鞋,走起路来更是极力地扭动自己的翘

 引得不少男人竟悄悄尾随黄建身后,欣赏她优美的部线条!黄小洁对于母亲惑的举动,不皱皱眉头。母亲如此卖风情,做女儿的也不脸红。打黄小倩的手机,才知道她今天有研究生讲座必须听,不能出来。

 今天的购物活动,便成了黄建和黄小洁母女俩的活动。整整逛了一整天,母女俩都是载而归,尤其是黄建,好像很久没有逛街了,从内丝袜和套裙衣服,双手都拎了才罢休。

 下午5点,黄小洁打开了房门,和母亲一起进了家。在玄关两人下高跟鞋时,就听屋里一个老男人的声音:“是小洁回来了吧?”黄小洁,心里咯噔一下,是公公袁苟已经回来了,母亲的打扮如此惑人,黄小洁不尽担心起来。

 “是亲家公啊,我这要在你们家住上一个月,给您麻烦了。”黄建笑着说道,赤着丝袜包裹的小脚就进了客厅。

 黄小洁想要提醒母亲,却又没有机会说起,只得跟着母亲一起进了客厅。黄建却是如同自己家一般,毫无顾忌地坐到了袁苟身边的沙发上。短裙下摆自然地向上褪去,黄建居然又是把自己的左腿搭到右腿上按摩自己的丝袜玉足。

 不但是丝袜足,就连裙底黑色的蕾丝内都隐约可见。黄小洁走进客厅,看到公公已经把目光定格在了母亲的丝袜美腿和裙底,担心不由地增加一层。

 心里暗暗埋怨母亲,在这个老狼面前,怎么可以如此无所顾忌,就是在别的男人面前,这个动作也是容易让人引起遐想的啊!黄建和袁苟聊的兴致,让黄小洁越发担心起来,好在袁苟没有作出什么举动来,倒是在言谈之间,黄小洁总是觉得母亲和公公似乎非常识。

 袁晓光和田秀元谈了一天,回到家里已经没有精力再来调教黄小洁,而袁伟最近刚和一个学美术的女同学搞在一起,也没有时间来玩母亲。

 黄小洁今天倒是非常轻松,早早地就可以睡到上,可是黄小洁想到母亲深陷狼窝,怎么也睡不踏实,在上躺了好久才迷糊糊地睡过去。

 深夜,黄小洁醒了过来,口渴的厉害,就出了卧室,准备到一楼的厨房拿水喝。看到公公的房间半开着,里面还有灯光,更有轻微地声响。黄小洁好奇心涌起,便悄悄地走到门边,从看着的那部分向里瞧。

 屋内的情景让黄小洁惊呆了!袁苟此时全身赤出了自己公驴一般的具。另外还有一个女人,此时全身赤,只有间的红色吊袜带、腿上的白色长筒丝袜,腿上长筒袜的三重防紧身袜口被吊袜带夹住。

 而脚上只有左脚还穿着一直白色高跟鞋,右脚的高跟鞋已经被了下来。袁苟此时正双手捧着下的那只高跟鞋,舌头在鞋跟、鞋帮乃至鞋尖之间来回游走,如同饥饿的狗熊在食美味的蜂。黄小洁看到女人的面容时,几乎要昏过去,虽然女人的眼睛被黑色的丝巾蒙住。  m.iDmxS.com
上章 贱奴黄小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