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贱奴黄小洁 下章
第7章 容易发胖于是
显示是针对袁晓光的。“开苞没赶上,可是秀元,今天我保你可以找到房的感觉!”袁晓光一听正中下怀,反而是神秘地说道。“哦,房的感觉?”“小洁保养的非常好,下面的更是如处女般狭窄。

 我这十几年可没少费心啊,尤其是知道您回来了,我昨天特地带她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保证让你给她来一次破处。怎么样?”

 袁晓光说起这些来,居然面不改,毕竟,老婆拿去送人破处,不是一次两次了“好,好,太妙了,太妙了,晓光你继续享受美味,我买单。花姑娘,我们这去开房去!”田秀元说着。

 拉起倒在地上的黄小洁就往外走。黄小洁衣衫不整,左手被拉住,只得用右手抓住衣襟,尽量包裹住自己的娇躯。

 可是被田秀元拉着大步向外走,丝袜美腿乃至下体都暴了出来,两个房也是仅仅能够包住头,雪白的还是要被外人清晰的看到。田秀元穿上皮鞋,拉起黄小洁就往外走。黄小洁连高跟鞋都没有穿上,就被拉了出去。

 走在大厅里,双脚只有白色长筒丝袜和白色短袜的包裹,身体又是青光不住的外,少妇羞得无地自容,却身不由己地被田拉着踉踉跄跄地快步向前走。会所里的客人还有服务员,尤其是男,都不由地多看黄小洁几眼,望的目光。

 田秀元把黄小洁带到了会所后面的高档宾馆。顶层的总统套房是田秀元一个月来的临时住所,布置的富丽堂皇。黄小洁进入了客房,还没站稳,就被田秀元抱起来扔到了大大的上。

 “花姑娘,让太君好好地疼你!”田秀元说着强迫黄小洁趴在穿上,自己掀起了黄小洁和服的下摆,对着她的翘又亲又摸。不时地,还要在翘上打上几巴掌,疼得黄小洁大叫,这反而发起了了田的

 一下子把黄小洁翻过身来,田将她的双腿架到自己的肩头,舌头开始不住的爱抚黄小洁双腿间的私处。

 黄小洁的红色内户部位本来就是半透明的薄纱,口水加上水,此时已经变成了全透明。肥厚的在内上映出了清晰的轮廓,如同孩子的小嘴,此时已经张开,并伴随着黄小洁急促的呼吸张合,如同饥饿时等待喂饭一般。

 嗤啦一声,红色的内极有弹的布料开始不住的向上收缩,不一会,红色的内就如同红色的带一般蜷缩在黄小洁的间。

 黄小洁大吃一惊,这个田的牙齿如此有力,居然可以直接咬断内的裆部。户完全暴出来,田贪婪地伸出舌头,用力地舐黄小洁的感部位,不久便让自己的舌头如同泥鳅一样。

 深入进了黄小洁的道。黄小洁身体剧烈地颤抖一番,田滑腻的舌头不断侵袭自己道内的,瘙、酥麻、快,种种感觉织成一种复杂的暖,在自己的体内来回窜。

 黄小洁不由得拼命扭动自己的身体,试图摆男人的侵袭,这种刺让自己几乎窒息,可是,田的双手紧紧地抱住了黄小洁丰腴洁白的双腿,任由她的上肢如何剧烈挣扎。

 可是最隐秘感的私处,仍在男人的掌控之中。体内积聚的奋能量越来越强大,黄小洁突然身体猛地向前一顶,一股暖从自己的子发。

 道口出了一股粘稠的体,接着,黄小洁感到自己已经麻痹的道,此时也有了反应。再试图发力憋住已经于事无补,金黄此时也出了一条完美的弧线,黄小洁羞愧难当,在田秀元的侵袭下,自己不断达到了出了,居然还被男人玩的小便失

 在了田秀元的脸上,随之而来的田秀元也没有躲过去,不过,田秀元也不愿意躲闪,他张大了自己的嘴巴,开始接住半空中落下的。如同享受着甘霖一般。

 田秀元半眯着眼睛,任由黄小洁体内出的体落在自己的口中,飞溅在自己的脸上!***“不错,不错。花姑娘的圣水,大大地美味。小洁,你真是女中的极品。如果做我电影中的女主角,一定可以红遍亚洲的!

 “之后,田让黄小洁躺在上进行短暂的休息。在日本生活了多年,田秀元在发时,说话竟是夹杂着中国话和日本话,让人哭笑不得。黄小洁被玩疲力尽,此时一句话不说,闭上眼睛,只是不住的息。

 她要好好的休息,因为她明白,这个同乡,肯定不会就此罢休,后面不知道还有多么羞可怕的凌辱调教,在等待着自己。

 不到五分钟,田秀元已经休息完毕,站起身来,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红色的药丸。和着白酒,田秀元下了一颗红药丸。黄小洁估计这是一种壮药。果然,不一会田秀元已经瘫软的具立刻直了起来。

 不等黄小洁反应,田秀元已经抓住了她双足的脚踝,将她的双腿向上拉起。一看黄小洁双足上穿的白色短袜,在上楼的过程中,足底沾了不少地上的灰尘,已经变成了黑色。田秀元似乎对女人还有洁癖,二话不说就下了她脚上的两只短袜。

 白色的长筒丝袜还穿在黄小洁的脚上,白丝包裹的玉足显得更加的白皙人。双腿被高高地分开抬起,户自然再一次了出来,田秀元用力地入了自己的具。啊…一声痛苦地惨叫,黄小洁感到道一阵破裂的疼痛。

 她明白,自己的处女膜再一次被破了!虽然这十五年来,已经经历过近百次的破处,可是每一次,处女膜撕裂的痛苦,仍是让她心惊跳。

 一丝鲜红的处女血在田秀元的下被带出来,嗅到血腥,让男人变得更加疯狂,不由地加快了的频率,加大了的力度。

 “疼…轻点…”黄小洁被得不出求饶。这却让田秀元更加奋,反而的更加猛烈。黄小洁几次都要晕过去。

 可是下体的疼痛和快又立刻唤醒了自己。爱的快,伴随着被男人蹂躏的痛苦,从下体遍全身,之前的屈辱和痛苦在慢慢地消退,取而代之的是男女合时的福快

 哀求声慢慢减弱,黄小洁开始不住地发出爱中的叫,毕竟,被男人以各种各样的手段玩蹂躏,黄小洁已经经历了十五年,几乎是大众宠物的她。

 对于各种爱手段都是驾轻就。她心里明白,被老公送来被后,自己是绝对无法逃避,越是求饶,能得到的只能是更大的羞辱。索,放开一切,享受男人壮的具就是,反正自己的亲人对自己如同玩具一般。

 和这些野的男人有什么不同?十几年的奴生活,倒是让黄小洁看开了一切,学会了随遇而安,随着男人的凌辱,享受爱就是!

 听到黄小洁发情的叫,田秀元如同多服了一记药一般,更加龙虎猛,下体的立时便更加壮一番,的力度不由地再次加大。

 柔软的大,使得黄小洁的娇躯上下颤动,就连都跟着发出“嗞扭嗞扭”的声音,如同在叫好助威!伴随着爱,黄小洁的全身也是不住的颤抖。那双白色丝袜包裹的玉足,如今脚心朝上悬空。

 双腿的脚踝被田秀元紧紧地抓住,玉足被刺地不住扭动。田秀元看着眼前的玉足,随着自己的节奏来回扭动,小巧可爱的脚趾头更是一张一合地不住颤抖,不由得心难耐,伸出舌头,在黄小洁的丝袜玉足上来回舐爱抚起来。

 “哎呀,不要,好…”脚心传来入心的样,一滑的东西在自己被丝袜包裹的脚心上来回游走,黄小洁不睁开了双眼,只见田秀元低着头,长长地伸出舌头,贪婪地舐着黄小洁的玉足脚心,白色丝袜已经透变成了透明

 瘙难耐,黄小洁开始拼命地挣扎,试图出自己被侵犯的玉足,可是田秀元手掌用力,更加紧紧地握住她的脚踝,让她挣扎不开。

 看到黄小洁剧烈的反应,田秀元喜上眉梢,反而加大了舌头的速度,让黄小洁挣扎的更加剧烈,也使自己得到了更大的乐趣。

 “停下,停下…”黄小洁无助的扭动身体,可是一切都于事无补。田秀元哪里估计黄小洁的哀求,反而是玩的更加兴起。双手在黄小洁的脚踝上握出了红色的淤痕。

 而黄小洁的脚心更是被得狼藉斑斑,双腿都已经麻木失去了知觉,突然间,田秀元的舌头停止了运动,而他的身体开始向黄小洁下。双手抓住的黄小洁的双腿,也在田秀元身体的迫,不住地贴近黄小洁的娇躯。

 黄小洁的身体几乎被折成了一个角度的V型。黄小洁感到身体尤其是部要被折断一般,却无法挣脱田秀元的迫。

 此时的膝盖已经顶到了自己的巨,黄小洁开始痛苦地呻,她也预感到,是田秀元到了高,即将了!果然,田秀元突然停止了具深深地进黄小洁的道,一股股浓烈的如同机关炮一般。

 连珠发出,直入黄小洁狭窄的道的尽头。黄小洁在生完孩子后,本来是被要求做绝育手术的,可是,袁苟和袁晓光当时都担心,做了绝育手术,自己的玩具就会失去

 甚至会影响身材,容易发胖。于是,绝育手术没有做,黄小洁定期服用避孕药后,就会被强迫去做健美等活动,来维持感的身材。黄小洁并不担心田秀元在自己体内,即使是直接入子内,对于黄小洁也是见怪不怪了。  m.iDmxS.com
上章 贱奴黄小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