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贱奴黄小洁 下章
第6章 这么好尤物
甚至连内包裹的户都有可能青光外。没有衬裙,袁晓光又没有说什么,黄小洁只能穿上了这件和服。

 最后,黄小洁在双脚上又穿上了一双带有花边翻口的白色短棉袜,为的是可以搭配日本女人穿的木屐,可是袁晓光却拿出了一双白色高跟趾皮凉鞋。黄小洁虽然觉得这种不伦不类的打扮很奇怪。

 可是不敢忤逆老公的意思,还是穿上了白色的高跟鞋。穿戴完成,黄小洁把自己的长发用一条白色丝带扎成了马尾,跟在老公身后出了家门。

 夫俩驱车来到了本市最大的一家私人会所,这里的会员全部都是本市甚至国内著名的高官或富商。袁晓光如今虽然是研究所的董事长,可是和会所的随便一个会员的相比,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因为没有会员资格,袁晓光十几万的宝莱没有资格停到会所的停车场。车子只好停到几百米外的一块公共停车场上,夫俩下了车,步行去会所。

 一路上,黄小洁因为和服里面没穿衬裙,不敢大步走路,如同日本女人一般,小步慢慢向前走着,可是,一阵大风吹过,吹起了和服的下摆,长筒丝袜上方的大腿部还是出来,就连大红色的感内也展现出来。

 路边洗车的工人,看到了少妇的隐私处,全都吹起了口哨,羞得黄小洁面红耳赤,低下了头。袁晓光却是没事人一样,自顾自的向前走着,对于其他男人对自己老婆的轻薄,他的老脸连一丝抖动都没有。

 “你好,我姓袁,是田先生邀请我的。”走到会所大门口,袁晓光向门童解释道。一听到田这个名字,黄小洁心里咯噔一下。早就听说老公所在的研究所要卖给一个日本人,难道就是这个田先生?服务员带着袁晓光和黄小洁来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包间,请他们稍后。

 这个包间是式设计,袁晓光和黄小洁掉鞋子,跪在了桌子旁。黄小洁跪下后,又努力地收了收和服的下摆,同时把双腿紧紧并拢在一起,生怕再出现青光外漏的尴尬。

 “晓光,你俩终于来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进来,身材虽不高大,却很有学者风度。

 “田君,您来了。”袁晓光一副汉的嘴脸,赶紧站起来,请这个叫田的男人上座。黄小洁扭头一看,大吃一惊,这个叫田的男人,竟然是自己认识的。

 “晓光,没想到小洁和你睡了15年,还是那么漂亮。那么感,那么高贵,尤其是这对房,比以前更丰了。不愧是牛啊!”这个田,当着袁晓光的面,居然肆无忌惮地谈论起黄小洁来。

 “王…哦不,田先生,你怎么成日本人了?”黄小洁奇怪的问道。

 “当年在研究所,被钱家的那两个杂碎还有那些老不死的赶出去后,我去了日本。靠着我带去的那笔资金,自己创业,开办了一家文化公司。几部电影一进入市场,立刻火了起来,呵呵,如今,在日本,我可是电影节的龙头老大了!这次回国,我就是要买下研究所,好好地出一出这口恶气。”田一边说着。

 一边仔细地打量着对面的这位俊美妇人。充望的目光盯得黄小洁全身不自在,不由得双手紧了紧和服的领口,俏脸害羞地扭到一边。这个含羞带臊的姿势,更是让火中少,狠狠地喝下了一大口凉茶。

 “田君”“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叫我的名字好了,虽然改了日本姓,可是名字可没改变!”田立刻打断了袁晓光的话。

 “是是,那我就叫您秀元。秀元,买研究所的事情你放心,只要我一带头,有股份的那些家伙,一定争先恐后,就研究所现在这个样子,谁不想找点手啊。也就是秀元您好心,肯收留那些工人了…

 “袁晓光点头哈,不住地恭维田秀元。黄小洁不一阵难过,这个老公,在女人像个霸王,可是到了有钱有势的人面前,活地一个王八。自己的处女膜,恐怕就是为这个田秀元修复的了。

 日本料理端上来后,三人开始吃起来,袁晓光更是不住的向田秀元敬酒,以表示自己的忠心和热情。田秀元喝着酒,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过黄小洁。

 “小洁啊,十几年了,我可是时时刻刻都想着你的啊。当年,你要不是嫁给了袁晓光这个没用的男人,和我在日本吃香喝辣,那该多么幸福啊…”酒过三巡,田秀元舌头都开始有点僵硬,当着袁晓光说话也开始肆无忌惮起来,黄小洁心里也是一阵悲哀,也许当年要是选了田秀元,自己的一生真的会不一样。

 原来,这个田秀元,本名叫王秀元,哪里是什么日本人,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他和黄小洁本是一个村的同乡。王秀元25岁那年才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分到了研究所,当时和袁晓光一个办公室,关系非常好。要说袁晓光能和黄小洁认识,恐怕要数王秀元的功劳最大了。

 当年,30岁的王秀元和22岁的袁晓光去卫校参加舞会,王秀元的本意,就是去找这个魔鬼身材的女同乡,希望可以勾搭在一起的。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泡上黄小洁,袁晓光就捷足先登了,后来,王秀元被赶出了研究所,落到了日本。

 可是心里一直还想念着黄小洁,倒不是出于真爱,一是咽不下这口气,二是一直没有得到过黄小洁的身体,让他心有不甘。袁晓光从看到田秀元的第一天起,就已经猜到了他对自己老婆的企图。

 对于自己的老婆,袁晓光早就把她送给过多人玩,黄小洁早就是破鞋一个,能够拿这个破鞋换来巨大的利益,何乐而不为啊?打定注意,袁晓光主动地把老婆献给了田秀元,正是两人都满意。

 “这对房,我时常梦见,可惜当年居然连摸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啊!”田喝了太多的清酒,说话已经毫无顾忌。

 “呵呵,秀元当年没机会摸到小洁的子,今天就没有机会了吗?小洁的子别说是摸了,就连那甘甜的汁,只要您愿意,也是可以喝到的啊!”袁晓光凑上去,献媚道。

 “真的吗?”田秀元奋地瞪大了眼睛。“小洁,给你的老乡来一杯鲜啊!”袁晓光指挥道。

 “什么,就在这里?”黄小洁诧异道。“当然,还不快点!”袁晓光催促起来“怎么,孩子都十几岁了。这母还留着的吗?”

 田秀元伸长了脖子,似乎想要通过长长的桌子,把头伸进黄小洁的沟。黄小洁低着头,羞涩地解开了和服的带,出了自己的部。解开罩见面双间的暗扣,黄小洁抓住了出的左,轻轻地挤捏起头来。

 这时,一个漂亮的红色套裙服务员走进来,手里端着一盘菜。看到黄小洁对着一个白色的瓷碗挤,服务员尴尬地笑了笑,把菜放上卓,迅速退了出去。

 会所的达官富豪们,总会在会所里做一些出格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个服务员也是见怪不怪了,黄小洁的左很快就有了反应,暗红色的头已经变成了发亮的粉红色,如同起一般立着。

 一股白色的汁从出,黄小洁不断地挤汁不断地出,很快就积聚了半碗。袁晓光把半碗汁毕恭毕敬地捧到了田秀元的面前。田秀元接过汁,手都有些颤抖了,眼睛里竟有些润了。

 “真是浓香扑鼻啊!”鼻子凑近嗅了嗅,田秀元不由衷地赞叹一句,小口地品尝起来,袁晓光看在眼里,喜上眉梢,心里算计着以后会如何的风光。

 喝到了曾经暗恋多年的俏妇人的汁,田秀元此时心中无比地激动。喝完了汁后,还要把碗仔仔细细地一边,随后不住地吧嗒吧嗒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看到田秀元的举动,袁晓光趁热打铁,继续献媚道:“秀元,如果不过瘾的话,不是还有右边的房吗?您可以直接用嘴啊!”田秀元一听袁晓光的话,不由地大声赞叹:“友希友希,晓光说的大大的好啊。花姑娘,我来吃了!”

 一激动,田秀元居然说起了鬼子当年说的恶心话,而田秀元的动作更加恶心,像头发情的公猪一般,爬着凑近了跪在原地的黄小洁。一把扑上去抱住了惊恐地黄小洁,田秀元立刻用嘴咬住了黄小洁的右头。

 牙齿紧紧地咬住了黄小洁的头,使得被在身下黄小洁不敢动,惊出了一身冷汗,好在田秀元没有咬下去,只是开始拼命地头来。阵阵酥麻的快袭来,几杯清酒下肚的黄小洁也有了反应,开始不顾及矜持,轻声地呻起来。

 果然,连以后,汁开始田秀元的嘴里。奋地加大了力度,更大的淌自己的口中。

 结果,一口水没咽下去,田秀元竟被呛了一口。一声咳嗽,水从口中鼻孔中了出来,溅了黄小洁一身一脸。“哎呀,小洁,花姑娘不要动,太君来给你擦干净。”田秀元笑着说道。

 随后便伸出舌头,在黄小洁的脸上身上不住地起来,等到田秀元足地爬起来,黄小洁的上身脸上,都是这个老男人的口水,心里不住的恶心反胃!

 “可惜啊,这么好的尤物,居然让你给了。”田秀元摇摇晃晃地爬起来,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  M.idMXs.cOM
上章 贱奴黄小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