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贱奴黄小洁 下章
第4章 跟着爬上楼去
当时的黄小洁已经经历了13年的奴生活,对于丈夫和公公的凌辱,黄小洁几乎麻木。让她隐隐感到不安的是,已经进入青春期的儿子袁伟,似乎受到了家族的遗传。

 对于异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已经上初中的儿子,一直坚持要和黄小洁一起洗澡。溺爱儿子的黄小洁拗不过儿子的死烂打,不得不和已经发育的儿子共用一个浴缸。

 她渐渐地发现,儿子越来越多地把目光集中在自己的部和部。有一次,她在为儿子打肥皂时,儿子居然问她,为什么妈妈的下体一都没有?

 这当然是袁苟父子的杰作。从结婚以后,黄小洁就失去了拥有的权力。“你怎么知道女人那里要长啊?小孩子懂什么啊…”黄小洁轻轻地训斥道。

 “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学校的女生那里都开始长了,而且,英语老师肖红的那里很茂密呢!”袁伟进入了变声期,声音越来越像大人了“啊!你怎么会知道这些?”黄小洁很吃惊。

 “那还不简单,我们在学校的女厕所每个单间内都安装了针孔摄像机,每个女人在上厕所时,都会被我们看的一清二楚!”袁伟骄傲地说。“你这小鬼,居然干这么下的事情。我要告诉你们老师…”黄小洁真的生气了。

 “难道妈妈不下吗?经常不穿内就去上班,还和爷爷在一起做,你当我不知道啊!”这些事情做得都很隐蔽,居然还是让儿子发现了秘密,黄小洁大惊失:“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住了13年了,难道还会发现不了,我记得爷爷说过,你是我们家所有男人的共用奴,对不对?”

 儿子脸上出了神秘的微笑。黄小洁不为难了,因为这确实袁苟给她定的奴规则第一条,如果说不是,万一儿子去问他爷爷。袁苟自然会以此来狠狠地调教黄小洁一番。黄小洁只得皱了皱眉头点点头。

 “我现在也是男人了,那妈妈也是我的奴了,对吧?”儿子说出了心里话。“你胡说什么!我是你妈妈!”黄小洁发怒道。“规则就是规则,你还想抵赖吗,黄小洁!”袁伟居然直呼妈妈的名字,并且双手抓住了黄小洁的巨。“啊,你放手!”

 黄小洁赶紧向后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袁伟本身就是学校的篮球队主力前锋,动作敏捷,此时已经双手抓住了黄小洁的头。

 拉着母亲的头,袁伟走到洗衣机旁,这里放了全家换下的衣服。从衣服筐里,袁伟拿出了黄小洁今天穿过的长筒丝袜和的三角内。一条丝袜把黄小洁的双手紧紧地捆绑在身后。

 “快放开我,你这个坏孩子。”黄小洁急得大喊大叫。“妈妈真是吵啊!”袁伟趁着黄小洁张嘴大叫,把她的三角内进了她的嘴里,为了不然她吐出来,袁伟又把另一条丝袜勒在了黄小洁的嘴上。“嗯…呜…”黄小洁再也说不出话来,不下了眼泪。

 “妈妈,虽然我已经看过那么多女人的下体,看我还是处男呢。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献给我最爱的妈妈!”袁伟对于爱方面,比起自己的爷爷,那是差太多了。

 他根本不懂什么调情啊、爱抚啊之类的手段,只是偷偷地看到过父亲袁晓光如何蹂躏妈妈黄小洁,要么就是爷爷把自己的进妈妈下身的里。

 在袁伟的印象里,爱无非就是把进女人的小。所以,他也依葫芦画瓢,直接起自己硬直的,用力进妈妈黄小洁的户。

 此时黄小洁被儿子挤得后背贴在墙上,双腿被儿子托着大腿抱了起来架在间,一进入自己的户,黄小洁不由地夹紧双腿紧紧圈住儿子的。袁伟也不懂什么技巧,只是用尽全力猛地一到底。啊…一声尖叫,被堵着嘴的黄小洁自然发不出来,惨叫的袁伟。

 原来袁伟是第一次做,不懂得先让女人的道受刺出起润滑作用的水。再加上黄小洁不久以前刚做完处女膜修复手术,虽然已经被袁晓光的客户破处,但是顺带做的道收缩手术,让黄小洁的道又回复了少女时期的狭窄。

 另外,袁伟虽然只是13岁,但是从小营养跟的好,下面的小弟弟已经非常雄伟,颇有超越他祖父袁苟的势头。

 此时的已经比成年人的壮不少,如此用力的一,男女的器官还都比较干燥,巨大的摩擦力,袁伟不疼才怪!袁伟赶紧拔出了自己的小弟弟,仔细观察后,发现没有伤痕才放下心来。

 随后,袁伟有了经验,把小弟弟对准黄小洁的道口,慢慢地入,一直道深处。黄小洁也已经是疼痛过后,巨大的快直涌上大脑,嘴里发不出声音,只能拼命的挣扎扭头来对儿子的伦表示抗议,可是袁伟哪里会顾忌母亲的感受,同时他也不会想到母亲所感受到的巨大快

 黄小洁娇躯的扭动带动了自己的两个球不住的跳动,袁伟看在眼里奋不已,不由得低下头,深深陷入母亲的双之间。成女人的体香冲进鼻孔,让袁伟如同服用了催情剂一般。

 本能地开始舐母亲双间的雪白,并且加快了的频率。道内大量水的涌出,使得黄小洁的滑无比,的阻力大大减小。袁伟地更加快。

 并且奋地咬住了母亲左头,用牙齿轻轻地摩擦。黄小洁在快的侵袭下,虽然还有伦的屈辱,却开始了高来临前的奋呻快的泪水顺而下。

 意识已经模糊,黄小洁此时的思考力已经变得非常迟钝,唯一在大脑内萦绕的,不过是巨大但给自己身体的无比快…终于,袁伟有生以来的第一股热热的在了自己母亲的道内。

 袁伟的身体也本能地开始颤抖,不由地袁伟把狠狠地入黄小洁的道伸出。只感到自己的膀胱在不住的膨收缩,袁伟的小如同机关一般,连续开出好几一点不剩地在了母亲黄小洁的道内!

 黄小洁已经陷入离漩涡,哪里还能顾忌伦的羞,唯一感到的就是处男的青涩的不熟练的爱高时发出的连珠,此时的少妇,把头扭到一般,闭着眼睛,嘴里发出呜的快的叫声。

 袁伟完了开始软绵绵地收缩,回复了原来的状态。硬不起来了,袁伟只得拔出自己的,满意地洗干净自己的身体。回头再看自己的妈妈,黄小洁坐在地板上,手上的束缚没有解开,嘴里的内也没有取出,双腿张开后,光秃秃地不断地吐出白色的粘稠

 袁伟解开了母亲的束缚,拿着莲蓬头为母亲清洗娇躯。爱虚后,黄小洁四肢无力,只能任由儿子在自己的身体上又捏又摸。

 袁伟居然用手指撑开黄小洁的,用莲蓬头对准母亲的道,为其清洗道内残留的疲力竭的黄小洁,除了在受到刺时本能地颤抖一下,什么也没法做。

 嗯…呀…在儿子的抚下,黄小洁居然轻轻地发出快的呻…***与儿子在浴室内伦的事情自然无法在丈夫和公公面前隐瞒。

 袁晓光为此自然是要给黄小洁惩罚的。当天晚上,在地下室的刑房内,黄小洁被捆绑住手脚后,脚踝连接皮制脚镣,被倒掉在半空。

 长长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倒垂,白皙赤汗珠的躯体在灯光下散发着人的亮泽。啊…伴随着袁晓光手中皮鞭的落下,黄小洁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喊叫声。“你这个货,居然勾引自己的亲生儿子。”袁晓光凶狠地说着。

 手中的皮鞭不断向黄小洁的部和大腿招呼。“不,不是的,我没有…”黄小洁被倒吊悬挂着,剧烈的痛苦让她窒息,不得不用力的求饶。

 “还敢说没有!”袁晓光加大了力度,开始打黄小洁的户。没有了的保护,的两片打起来更加疼痛,几鞭子下去,火辣辣的疼痛让黄小洁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很快都肿了起来。

 “求…求求你…住手吧…”黄小洁的声音微弱了下来。“还不老实代!”袁晓光没有住手,厚厚的镜片下阻隔的一对死鱼眼散发出凶残的光芒。

 “我,我代,我勾引了儿子…”被如此猛烈的鞭打,黄小洁只得屈打成招。袁晓光似乎还没有过瘾,任由黄小洁如何代,如何求饶,手中的皮鞭始终没有停下,等到黄小洁被放下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是瘀青的鞭痕,惨不忍睹。

 被袁晓光拉出了地下室的黄小洁,脖子上套着一个黑色的皮制项圈,铁链被袁晓光抓在手里,如同被牵着的母狗一般爬出了地下室。

 进入客厅,袁伟和爷爷袁苟正在看电视,看到妈妈回来了,袁伟首先了上来:“爸,你玩够了吧。爷爷答应今天把妈妈让给我玩。把妈妈交给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给你链子。”袁晓光笑着把铁链到儿子手里。袁伟拉着妈妈,笑着说:“妈妈,跟着我爬上楼去,儿子好好给您上药!”黄小洁刚想站起身来,股上就挨了一脚。

 只听到袁晓光骂道:“货,让你站起来了吗!以后在儿子面前,你也是母狗,不然你站,就要向狗一样四肢着地!”没有办法,黄小洁只能在新生儿子的牵引下,像狗一样爬上了二楼,爬进了儿子的卧室。  m.IDmXs.Com
上章 贱奴黄小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