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豢养母老虎 下章
第15章 愚罔和罪过(全书完)
我为对自己的品味摇摇头,我抚摸她的颈窝,捻住那条金项链说:“这条项炼也太俗气,不要戴了,以后我给你买一条钻石项链。”“钻石项链,我有的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都没有带走。我还是喜欢戴着这一条,和脚炼和环配套嘛。”她的手搭着我的手,真诚的说。

 哪个女人不喜欢她的丈夫送钻石项链?她敢情是体谅我微薄的能力,不要我自卑,才说这番话。我感动得又要下男儿泪了,妈妈,你真是个好女人,我有幸在人海中把你找回,而且委屈了你,要你下嫁给我。老头子作那么多孽,我也罪孽深重。

 我仍可享这福,都是妈妈做的善事多,做下的福。我激动不已,把妈妈的颈子拉下来,搂着她的,就在在车上,不理会路过的行人,热吻许久,方才打火开车。车子驶离的时候,她不住回头顾盼旧门庭,毕竟,她在这里渡过十多年安乐的日子。

 途经市中心时,我想起一件事,把车子停在那家卖女人内衣的专门店前。那个售货小姐认得我,我是她的一个大主顾喔!她看见母老虎着大肚子,勾着我的手臂,一副亲密的模样,就笑容可掬的对我们说:“原来尊夫人有喜,所以那么久不来光顾我们了。

 尊夫人一如你所说的,漂亮、健美,和你很登对,你们真幸福。”我的那个女人听到这些溢美之辞,心里甜丝丝,我也看得出来了,她继续鼓其如簧之舌,游说我给我这位“漂亮的尊夫人”买东西。

 “这是一件短身吊桥束衣,可以将脂肪集中在房,又防止臂胳和肩背长肌。有助产后收肚皮。因为前是吊桥,作个凹字形。可以戴罩可以把罩亮出来,是流行的穿戴方法。

 有不喜戴罩的也可穿,太太你穿了,可以不戴穿罩,方便哺。女人喂孩子吃,最麻烦是把罩除了又戴…”售货员小姐每句话,都正中下怀。

 说到这里,我己开想象到妈妈穿起这件吊桥束衣的样子。她健美丰的双峰,从裁去了中间布料的吊桥上,没遮拦的突围而出。

 配合那托来的深深的沟,还有G弦小三角。前后四个圆滚滚的球,有了支撑,走起路来,不会蹦蹦跳,身材保养会好一点,又有穿衣服了等于没穿的感效果,我的儿子什么时候喜欢,就捧着妈妈的大,我也和他分一杯羹。

 那一家亲的情景,我已神魂颠倒了,不过,拜托那天扎眼儿的时候,没有坏妈妈的腺。她这一单生意,一说即合。我要母老虎亲自挑选束衣的款式和颜色,顺便添置一些感的小三角

 她郄掐一掐我臂弯,在我耳边耳语说:“这些贴身的衣服,从来都是你给我挑,给我买的,还不是穿给你一个人欣赏的嘛。你买一两件就好了,我的内,如果你没丢掉,应该多得穿不完。记着以后要省着用,你的孩子快出世了。要用钱的事多着呢!”

 我没听老婆的话,倾囊买了一大批。她开始像个老婆的口吻和我说话,管着我用钱。但我理直气壮说:“我自奉甚俭,但孝敬妈妈则慷慨,况且,刚才是你叫我拿主意,买什么就买什么。”回家之前,还要绕到小镇去,找那位退休的医生。

 他是方圆几百里内最有学问的人,政府派他做个结婚公证人。母老虎听到我向老先生说明来意,才明白我要和她做的事。她拉着我的衣袖,面紧张不安的神色。

 “你想干什么?”“不要害羞了,我们的儿子都快要出世了,我们请老先生替我们补办结婚手续。”

 老先生虽然年老,记不差,耳目灵活,一看就认得母老虎和我。看看她的大肚皮,就笑呵呵的说:“结婚,应该了,应该了,不过,照手续,要在镇上公布十四天,没人反对,才可举行婚礼。”

 “老先生,可不以方便一下?你知道我太太素来体弱多病,身孕已重,又曾有过产的征象,不宜舟车劳顿…现在就请为我们公证结婚吧!”

 老先生摇摇头,表示拿我没办法,替我们签署了一份十四后生效的结婚证书。交给我时,郑重的说:“年轻人,要答应以后好好待你的太太。”

 又对妈妈说:“那小伙子后再欺负你,来找我,我为你出头。”我今天太高兴了,像吃了兴奋剂,肆无忌惮,胡里胡涂就和自己的妈妈结了婚。

 “你还是老样子,做事不计后果。”妈似乎放心,向我使了个眼色。“妈,上次我带你回家,用了些歪手段,这一次,是明媒正娶的。有你那个男人做媒。你不妨和我试婚,不喜欢的,十四内把证书拿回去退款。”

 我这样一说,把妈得啼笑皆非。继续回程,我和妈妈己开始计划我们的家庭了,脑海里出现了妈妈的肚子不停给我搞大,虎儿虎女成群绕膝的图画。甜在心里,就面笑容。

 看看妈妈,她正坐在旁边,打开窗子吹风。长发解开,发丝风吹拂,向我扑过来。她脸上是怀孕妇人的足与安详。有人说“蒙娜丽莎”那幅名画的模特儿是个怀孕妇人,妈妈的微笑,表情有几份像她。

 寒料峭,我捉着她的手,温暖着她。她转过头来,与我四目相投,不觉莞尔而笑。“妈,快到家了,你猜我最想做的是什么?”

 “你早已居心不良,没救了,我不猜。”“不用你猜了,我想做什么就做。我最想做的是和我的新婚子做。我们奉子成婚,今晚房花烛。”“我大着肚子,怎样做?”

 “一定有办法。”“办法一定有,给我骑在你上面做。不怕给我在下面么?”“后面呢?在后面做也可以。”“你呀,还不记取教训。以后想也不要从那方面想。”“我不是要你的股,而是…”

 “总之不要后面…”“这又怎样?…”我在她耳畔细语。“我不要。”“这样不要,那样不要,用不着我这个真正的男人做老公啰?”

 “不要忘记,你叫我做妈妈的。还记得你哭着的求我淮你叫我做妈妈的样子吗?”“但我是结了婚,这是证书,我是你的正式丈夫,你以后改口要叫我做老公了。”“我宁愿像以前一样,叫你做主人好了。”

 “也好。母老虎。”“是的。主人。”“引人者,自已被他引的人引了。”

 ***后记:这个故事,有两个结局,原本的结局,是母老虎难产死了,是悲剧收场。因这一篇是告别文章,不想太伤感,于是改为大团圆,但是,这一个结尾和贯彻本文沉郁的风格不吻合,可能是全篇的败笔,请包涵。

 读者请各取所好。不喜欢这个结局的,可以在第十集结尾接上下文。看倌喜欢哪个结局,不妨告诉我。作者原本的构想是悲剧,取向可想而知。***谁知一查问之下,服务柜台的小姐却说:“先生,对不起,你的太太失救死了。”

 “你们错了。”“对不起,先生,没错,她不在人世了,我们很抱歉。”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发狂的在医院里大叫,抓住护士、医生,要讨回我的母老虎。

 护士带我去停尸的地方,我揭开裹尸的布单,母老虎安详地睡在那里。下体的血污已洗净,颈圈、颈炼、环都下。我抱着她僵硬冰冷的躯体,对她说:“母老虎,你不会死的,你会醒过来。”

 她听不到我说话。我抱起她赤祼的身体,抚她吻她,泪滴在她的房。我拥着她,谶悔我的愚罔和罪过。【全书完】  M.idMxs.cOM
上章 豢养母老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