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豢养母老虎 下章
第11章
纵使你为她做了几多,女人,母老虎和所有的女人一样,都是寡情薄幸的,你终于看清楚女人的面目了,大傻瓜!你早就该明白了!泪干了,独自沉思,不觉夜低沉。母老虎穿上一条绣上蝴蝶的小三角,上来为我烧饭。她做的菜很好,但我没胃口,一口饭也咽不下。

 她也没打采,整晚垂下头来。她收拾这、清理那,在我眼前来来去去,我装作视而不见。她侧躺在上,懒洋洋的去小三角,一脚把掉了的三角踢到边。在地库里的晒衣绳挂了我买给她的各款品牌内和睡袍,她每晚穿上一款。

 她解开长发,拨到背后,枕着手腕,腋窝白净,两腿稍微向我张开。芳草菲菲的丘,展我修剪料理的工夫。

 母老虎你刚说不爱我,干嘛?凹凹凸凸的身材,波起伏。线条在小腹落下,在窝升上,然后在部和大腿妖娆地滑下,直到脚尖。不知何时开始,她就会为我而美丽。我希望她那里美丽,她就在那里美丽起来,她说,这不是爱。

 女人的体,是为安放在铺的单上观赏而设计的,她确是个令我神魂颠倒的尤物。明知道我不该爱她,偏向虎山行,原本她该给绑着,吊起来给我把玩和蹂躏的,或大字摊开在工作桌上,任我任我。让她上了我的,结果伤了自已的心。

 原本也是够我一个人睡的。母老虎上,窝着她睡,让她抱着我的身,把头埋在我的口,不觉得窄小,反而是情趣。

 现在,才看见她占了一大半的位,我无处挤身。是我的,倒要我回避她,荒天下之大谬。我一登,她随即靠拢过来,我郄背向着她,顶着她。两个球,把她的环和坚实的偏在我肩背上。

 柔荑在我肩上爱抚,长发,像千万条触须拂在我的脸上、前。我的硬得像一条铁杵,快要炸裂。她是什么意思?想把一点爱施舍给我吗?我不是那个性无能男人,你巴闭,我才不稀罕。一手就拨开她的脸。

 她的吧,要找个男人,她活该!守生寡她不是没试过,不要指望有谁会可怜她。一脚把她踢走。

 她把头埋在枕头泣,她的泪水再骗不到我的感情。我俯伏着,用她的小三角包着巴自,幻想着母老虎在我身下,向我不断求爱乞怜。受不住我强力的冲击,大声的求我给她…我就是不给你!一点也不给你!

 漉漉的粘贴着我的肚皮。她面向着墙,曲膝而睡,她的身体微微动,哭泣声转成呻。她的手指,化做小蛇钻。该死的母老虎!去你妈的!***

 柔肠千转,一念三千。自从不再把她关在笼子里养,让她上我的同睡以来,每一晚都和她做,揽着她恩恩爱爱的睡。

 我没有强迫她,她已接受了这是她的责任。或者,我察觉到,她已不自觉地把她的责任当做权利了,昨晚,我没有她的,我要她看见我打手抢也不给她。这是我唯一能惩罚她的手段。

 没有用刑,也没施暴,竟然会以为自己可能太过份了,到底这是爱是恨?我这个主人,动也不敢动,碰也不敢碰母老虎一下、只是侧卧着,立着,等待天明。母老虎躺我身边,以为我睡了。

 轻轻的,吻我颈后,捏我肩头,我没反应。假如她的手一触及我的巴,我会立刻甩开她,但没我的命令,她不敢动。不久,她放弃了,俯伏在上,把枕头放在两腿间,紧紧的夹着,手指里,就这样睡了。

 她曾说过,她的手指,灵巧得像小蛇,钻到小里,会找到最感的地带,让她快乐,这是十多年和他那个不知所谓的男人在一起的自处之道。回到我身边之后,我教她领悟到,她最需要的东西并不是她的手指头。纵使她把枕头夹得多紧。

 也不能代替我在她里面那踏踏实实的感觉。她既拒绝了我的爱,我也要让她尝一尝给拒绝的味道。当第一线阳光入房间的时候,已立定了主意,管她情愿不情愿,母老虎是我的俘虏,我要在她身上做任何事,都没人止,不过,我明白了。

 如果她不情愿,我留得住她的皮相,永远得不到她的芳心。求婚失败,表示她不会把心交给我。我也没有顾虑,毋须隐瞒什么,最后一着…

 摊牌的时候到了,我拍拍她的儿,拿走她腿间的枕头,唤醒她。她翻转身来,浮肿的双眼,水灵灵的,从凌乱的发丝间闪亮。我用手背,轻轻拂过她的头,感觉着环的冰冷。

 配上环的峰,更见坚实硬,位置得当,美妙无比。两个圆的球儿,时起时伏,惴惴然,好像需要一只手扶持。她双微启,脸上红晕一片,表现出令我心醉神的情。我忍不住试,扭住她柔软的身体,托着她的房吻去。

 她闭上眼睛,期待我们的舌尖相遇相,她的手指,已在摸索高高竖立的,想把它在小里,昨拒婚的前嫌就会冰释了,但我旋即放开她,让她一脸失望的神情,凝望着我。“喔!主人,不,不要这样对我。”我抓着她的手腕,把她拉起来。

 她乘势又扑入我怀,脸儿贴着我的脸。我不阻止,扔搂着她,在她耳边说:“母老虎,我要带你去一处地方,有些事情,你应该知道。到时,一切的疑问就会解开。”她张开嘴巴,合不回来,不晓得我什么玄虚。

 她看着我穿衣服,把挂起在头的皮项圈再次拿下来,替她戴上。她没追问原因,只是用手摸摸它,整调松紧,我由得她。她要穿点蔽体的衣服,但只有那些感的小三角内和睡袍。

 我想了一想,还是给她罩上一件我也嫌阔大T恤,再示意她举起双手,环随着脯向上拉的而律动。

 腋窝光净无,倍添感。我实在满意她袒裎在我眼前的体态。T恤的长度,刚好盖住她一对股蛋儿,她两腿微微发抖,似是预感到不寻常的事将要发生。

 我轻轻的拍拍她的股,安慰她说:“母老虎,怎么了?不习惯穿衣服吗?我要带你外出,你不能光着身子的。”她听了。

 颤动得更厉害,拔的双峰,从T恤突现出来,两颗蒂和环约隐约现,如果给她戴上的是佩环,一定会叮当有声。

 我抱着她,像安慰小孩般,让她镇静下来。把她一把长发从T恤的大衣领口出来,用梳子替她梳理一下。她向我讨了条手帕,挽住头发。

 我牵着她的手,带她下去地库,在她的笼子里找到她的炼条,扣在项圈上。“对不起,我只是怕你走了。”我不敢说怕她逃跑了。

 因为等一次带母老虎上街,一踏出大门,很多事情难以预料,还是以防万一为妙。我由头到脚把她端详一番。她出两条圆滚滚,雪白的大腿,和一双赤脚。

 从来没想过母老虎有一天要穿子和鞋子,不过,上身既罩上了一件T恤,坐在车子里,T恤会缩起,下体是会盖不住的。我不希望有谁会有任何机会偷窥到我的女人的私处,于是,我指着挂起的十多条小三角,问她喜欢穿哪一条。

 “主人,从来都是你为我挑的。”她说。“你自己喜欢那一条就替你穿那一条好不好。”她指向我最喜欢的G弦款式,就是前面是一小块半透明的三角遮羞布,裆就是一绳子那么窄小,在后面勒住股沟,嵌在里面,就看不见,在后面就只看见股蛋儿,看不见穿上子的。

 我故意给她买小两码,头和裆就勒得更深更紧了,我把小三角除了下来,半跪在她脚前,拉开头的松紧带,她有点愕然。我要亲手替她穿上它。心头的意念是想她的股不用光着,虽然,买这条小三角时的目的,是要那小得不可再小的布料,把她的下体勾勒出来。

 昨晚,她为我穿上那些感内衣,要让她的体成为我的惑,我郄没那个心情。现我,替她穿上最感的内衣,为要包裹她的赤身,全无念或

 但她穿上这条小三角后,会衬出她身材优美的曲线。无论她是谁人,都会令我的巴坚硬得马上会戳破裆而出。我失了神,她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但我肯定,她当年为儿子穿子时,不一定会有这种想法。

 “母老虎,抬起腿来。”我抓住她的小腿,把它提起来,她才会意,扶着我的肩头,抬起腿来,把脚穿入小三角里。卷曲而长。

 但我不断修剪,只让它遮护,但户郄尽入眼帘。老头子他何用拔呢,经常替她修剪就行。他没情趣,对自己的女儿也没怜惜之心。我就不同了。

 但母老虎看得出我对她的苦心吗?揭起T恤下摆,可以看得清楚替她的内拉好了没有,刚好把黑茸茸的三角地带遮住。

 顺手摸一摸夹着G弦的股沟,指头刚触碰到菊心,就好像含羞草一样,马上收紧,但一回儿,又松开了,入口虽然很小,我的巴一直无法闯入。

 我的指头拨开G弦,股眼里。自从她回来之后,我不住开发她的后庭,她虽然站着,我又没用润滑油,但我的指头已能占据颇为深入的位置。现在,不是玩她的股的时候,终于,我会从她的后门而入,在她最后的一寸领士上我的旗杆。

 她拒绝将她的未来交给我,我就要和她重访我们的过去,想到这里,我的心不期然的扑通扑通的跳。寒意,四方八面的袭来。勿再耽搁,马上动身。大门开启处,进冬日的朝阳。母老虎深深的了一口新鲜而寒夜的空气。

 牵着母老虎,快走登上停在门前的小货车。在不远的小农场里,命运在等待着我们。***母老虎给我抓回来的时候是夏天,转瞬间,冬天来了,一路上,她留意着经过的路。她所见到的,是秃了的树,收割了的田,禾杆一捆一捆的搁在田中央,做牲口冬粮。  m.IDmXs.Com
上章 豢养母老虎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