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豢养母老虎 下章
第4章
一会儿,我们做时你看着我,从今以后,你只能有我一个情郎,你只能爱我,和我做。明白吗?”她的面泛起红光了。

 身体轻轻的颤动,她的手不由主的尖和搔,抑制心头的。她双目离,向我妖异地笑,爬到上,摆出不同款式的姿态。她地扭动股,乂开两腿,献上娇望的丘,供我欣赏。又翘起股,两手扒开股蛋儿,展览菊心。她变成一堆火烫的团,火飙升。

 若不是我及时施下云雨,她就会化为灰烬。我的家伙从她送上嘴邀吻时已硬起来,现在以简直无可比拟的劲头,长驱直入,直捣“虎”、她狂野地息,鸣叫,不停扭动身子。

 我却随着自己的兴致,时快时慢、时深时浅的。老头子给人失去的东西,我现在夺回来了,以慰他在天之灵,母老虎今已就擒,伏在我下,心情为之一快,发出连番劲

 出一大泡浓之后,劲头仍未减,暂不拔出。那婊子却用小腿搂住我的不放,那小居然劲十足,做了几下工夫,我略为蓄势,又再度,畅快极了。

 她十个指头深陷在我肩背的肌,几声尖叫,划破静夜,在地库共振回响。我全身把她当做垫子住,憋住她,但她不敢推开我。她的大腿紧紧的贴着我大腿,对着。一大滩水,从泛滥,将我们的下体粘贴一片。

 你这个狐仙托世,天生做男人的垫子,得我怪舒服,也怪不得老头子会为你神魂癫倒、茶饭不思了,幸好你落在我手里,不让你再作孽人间。***母老虎的资料,对每一个细节我都不放过,详细的记录、分析、储存在电脑里。

 我把她带回家时,她身上只有一个皮夹,里面有身分证和一帧老照片。这都是我研究她的资料。身份证上的年龄是三十五岁,不可能啊!她不应该那样年轻。她看起来比实际的年龄小,但不会只是三十五岁。三十五岁,一个不可能的年龄。我有一帧她的照片,是绝无仅有的。

 我拿来比较一下身份证上的照片和老照片中的她,确定我没有抓错人。老照片上,母老虎当时约二十多岁,旁边是与她并居的那个男人,约四十多岁,还有一个小丫头。

 她和这个男人的关系也是我想深入了解的。在体上,她已完全受我控制。日子久了,她晓得无路可逃,便逆来顺受、接受了囚的生活和纪律。

 她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由我规定。其中一项是做运动。我每天都播放一些健美体的影片,规定她照着做,来保持身段。她的天赋本钱不差,我要把她栽培成为一块做的好材料。

 自从母老虎回来之后,晚上我不再寂寞,只要给她吃一点催情药,她的就原形毕,和我做做个不停。

 她和照片中的那个王八蛋,得到了她,简直是暴殄天物,可是,我摸不透她的心。我们每天相处几个小时,但她和我说的话不多。我一问,她一答。在她心里有一个阴暗面,埋藏着她的秘密。

 她的体,已完全赤了,但她的心灵,尚待剖开。除非能叩开她的心扉,我还是未能完全得着她。于是,我决定来一次强硬的供。她戴着皮项圈,连着炼条,板,两手叉放在背后,站在我面前。

 她还以为我想和她玩些做前的游戏,很快,她看见我神色凝重,就会意了,她罚站着,又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情绪开始不安。我又以审视的目光,扫她全身,让她觉得浑不自然。她本能地把双手叉在前,遮掩赤的双峰,这是“家规”所不容。

 我郄没斥喝她,我想要她有又羞又怯的感觉。母老虎,你觉得自己愈愈好,一会儿,你的心灵也一样在我面前。她看看我,见我神情严肃,以为我不喜欢她这样遮掩身体,把手慢慢的垂下来,低着头,不敢正眼看我。我向她郑重的说:“母老虎,你必须向我完全坦白,不能有任何一件事瞒住我。”

 “我做错了事吗?”“没有,我想要问你一些问题。”她说:“主子,有问题就问吧!”“你今年几岁?”“三十五岁。”“你有没有虚报年龄?”“没有,我确是三十五岁。我看起来不是太老吧?”

 “但我不相信,没可能的。你几多岁结婚?”“二十二岁。”“那你应该不只三十五岁了。”“十三年前,我二十二岁。现在三十五岁。”

 “和你第一个丈夫结婚时,你几岁?”“他不是我的丈夫。”“岂有此理,你真是冥顽不灵了,她不是你的丈夫,那又是谁?快给我说明白!”我不住又怒火上升了。她咬着下,垂着头不说话。

 “你答不出来了。”我捋一捋她的,说:“你的,是谁给你拔的?是不是他?”我举起手中的照片,指着照片中的人问她。

 “不是。”“不是他又是谁会拔你的?”她嬐脸羞惭和委屈,站着,全身发抖,但默然不语,忽然,抬起头来说:“把照片还给我。”

 “再没有东西是你的了。连你这个身体都不是你的,你的一切都变成是我的了,快说!”我放大嗓门的向她吼叫,把她吓得颤抖抖,但仍是一句话也没说。

 “你不说,我有办法迫你说。你的女儿多大了?有十二、三岁吧!我能把你抓回来,也能够把她抓回来。

 把她的衣服光,洗净了,戴上皮项圈,关在笼子里。你看,你的笼子还有空位,你们母女两人挤一点也没所谓。母女在一起,有个伴儿,不怕闷了,又可以一起给我享受,三个人的乐趣更多。”

 “你不要来啊!”“你有没有玩过3P?很剌,很好玩的。你们两母女和我一起玩,最好的配搭。看来,她还是个处女啊!让我来替她开苞,开了苞,就是我的女人,以后就和妈妈变成两姐妹。”

 我走到她后面,在她两条腿弯各踢一脚,她就向前仆倒,跪在地上。我把她的头按下,教她趴在地上,和菊心朝天了出来,我在她的摸几下,就肥厚起来,滴,润滑了我的两指头。

 我掰开她的股蛋儿,把指头往她的门使劲一戮,对她说:“我会和你在这里做。从门一捅,捅破你的户,直下去,到你女儿的小里。这叫做炮打连环。哈哈…”“痛!”她给我的手指得很痛,想逃跑,发力向前爬,但她哪里逃得掉,我把炼条一拉,她就动不了,我搂住她的,抡起手臂“辟辟啪啪”的,一掌一掌的打她的股,说:“你逃不了!你逃不了的!”说一句就打一下。

 我拼命的打,打到手心发热,打到她后庭开花才停手。她痛得呜声的哭起来“你们都逃不了,你听着我会怎样做。我会天天和你们母女做。也要你们母女两个在我面前做给我看。我知道你们母女都是同一个模子做出来的货,一定会争宠、吃醋。所以,你们两个我们一起干,谁得我心我就先干谁。哈哈…”我把手指再次入她的后门,这次道路畅顺一点了,但她哭得死去活来,不住叫痛。“不要,不要这样对我的女儿。”她已哭成个泪人儿,楚楚可怜的样子。

 “还有好戏在后头。我会把你们母女捆在一起。母女背对背,股贴着股的绑着好呢?还是面对面,子贴着子的绑着好呢?都好看。

 不过背对背的绑法,子和在外面,方便我替你们在头夹鳄鱼夹。噢,鳄鱼夹,猜你没见过。抬起头来看看,开开眼界。”她托起她的下巴,把夹子放在她鼻尖,要她一定看。

 “这对鳄鱼夹,连着电线。看清楚了没有?一只夹住你这个头,另一只夹住你女儿那个的头。喂,你的女儿的子有多大?有没有你的大?摸在手里必然会滑溜溜的,像你的一样。

 哈哈,她的骨朵儿一定会比你的鲜。她还未生育过。不要嫉妒她,她的头很快就和你的一样了,我要你们生一窝小虎子,愈多愈好。

 鳄鱼夹也可以拿来做饰物。你们女人爱打扮,爱戴这个穿那个。鳄鱼夹子夹在她的头上,好像戴上耳环一样,她一定会觉得自已很漂亮,很。你要不要尝试一下你的女儿将会享受到的快?”

 她不住的发抖,房摇摇晃晃,要我抓住房,才可以夹住垂吊着的头。“痛!”从前面看过去,一对房向下坠,拉长了,像两个柚子的样子。我掂一掂它们有多重,颇有份量,它们都在我心里颤动着,那个没有夹子夹着的头,在我手心,硬绷绷的,摩擦着,把一丝丝电波传过来。

 我一边挤着她的房,一边说:“鳄鱼夹的牙齿很尖利,夹在你女儿娇头上会很痛,我保证会天天替你们母女夹房,她慢慢就会爱上这种玩意,我不夹,她也会求我替她夹。

 但是,这夹子是连着电线的,通了电,夹子就会烫得像灼热的炭,你们的房会受到一阵电击,把你们电得跳起来,这叫做‘串烧双珠’。”母老虎已哭得说不出话来,泪如雨点,洒在地上。

 “主子!不要说了,我受不了,你要我怎样就怎样,都依你了,但求你放过我的女儿,不要糟蹋她,她只是个娃娃!要折磨就折磨我好了。”

 你这个货,想不到亲情未泯,总是为女儿求饶,不过,你绝对不是个好东西,你为那个臭男人生的女儿安危着急,从前郄狼心抛弃了亲爱的人。我为此心有不忿,不过且慢追究,先要质问个究竟。

 “啊,那就好了,早点说,就不会受那么多惊咯!不合作的结果是叫你自已受罪。何苦呢?”我以手指为梳,替她在散披面的发缕中,拨开半边脸蛋,对着她说。

 “看,你多可怜的样子。我还未真的动手,你就怕要命了,知道主人的利害吧?我还有很多法宝未拿出来,不过,以后只要乖乖的听主人话,主人是不会刻薄你,叫你难受的。只要听我话,有话照直说,就没事了,懂了没有?懂了就应一声。”她点点头。  M.idMXs.cOM
上章 豢养母老虎 下章